内阁高官:英国半导体产业政策犯下两个严重错误

内阁高官:英国半导体产业政策犯下两个严重错误


集微网消息,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的建筑以其自内而外的建筑风格而闻名。1982 年在南威尔士纽波特建成的 Inmos 微处理器工厂也不例外。目前英国将这座老化的工厂视为英国对半导体实行的自内而外、自上而下政策的体现。

它隶属于英国最大的半导体生产商纽波特晶圆厂(Newport Wafer Fab)。

该厂于去年 7 月被中国闻泰科技公司控股的半导体制造商安世半导体收购。据《金融时报》7 月 16 日报道,该公司引发了一场争论,即是否有必要制定一项政策,通过拨款、收购保护或直接投资来支持英国半导体行业。

在经济民族主义抬头、与疫情相关的供应中断之际,全球芯片制造业陷入了地缘政治风暴,这影响了智能手机、汽车和电脑的生产。美国、欧盟和中国都在加强半导体产业的顶层设计。

纽波特晶圆厂可以生产通用芯片以及用于电动汽车或太阳能电池板等产品的芯片。

西方国家一直在想办法刺激国内制造业。今年 7 月,美国通过了《芯片与科学法案》,其中包括 520 亿美元的拨款,用于支持先进芯片的制造和研发。欧盟有自己的芯片法案 —— 一项 430 亿欧元的计划,用于补贴该贸易区的生产。上个月,意法半导体和格芯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联合在法国建新厂,这一计划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在英国,纽波特晶圆厂上是构成威尔士半导体“集群”的四家公司之一,另外三家是 IQE、SPTS Technologies 和 Microchip。

上个月,英国商业、能源和产业战略大臣 Kwasi Kwarteng 扩大了审查范围,他必须在 9 月初之前就是否有合理怀疑收购“可能会给国家安全带来风险”做出裁决。

在纽波特和卡迪夫生产半导体材料的 IQE 首席执行官 Americo Lemos 表示,虽然“各国政府已开始采取措施支持该行业 ,英国在制定具体政策支持该行业方面落后了,我相信他们也知道这一点。”

英国议会外交事务特别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哈特承认,纽波特晶圆厂并不是一家尖端的芯片制造商。即使是最热衷于英国半导体设计和制造的倡导者也不相信英国在芯片制造方面能与台积电或三星等亚洲巨头匹敌。

但图根哈特说:“如果你想拥有国内的微芯片制造能力,你必须有一个起点。你可以从几个 18 岁的孩子和一桶沙子开始,也可以从你现有的东西开始。”

纽波特晶圆厂在邻近的一栋大楼里生产被切割成单个芯片的精细硅片,约有 500 名技术人员,他们戴着防护眼镜,身穿全身白色的“兔子服”。这是一个开放式工厂,英国初创企业可以利用它来扩大支撑电力系统、自动驾驶汽车和量子计算的下一代化合物半导体。

围绕纽波特晶圆厂未来的争论,反映出人们对另一家英国公司命运的更普遍担忧:国际知名芯片设计公司 Arm。

ARM 在全球芯片的 IP 的重要作用彰显了它的英国国宝地位

2016 年,就在英国投票退出欧盟几天后,日本科技投资者软银突然出手收购了 Arm。当时,特雷莎・梅政府似乎松了一口气,而不是忧心忡忡,宣称这是对脱欧后英国的信任投票。但许多英国科技拥护者反驳道,这种态度是错误的。

英国政府现在看到了纠正错误的机会。面对自身的困境,软银首先试图将 Arm 出售给美国的英伟达。该交易遭到了竞争委员会的反对,并于今年早些时候被放弃。

现在,英国政府正试图说服软银至少让 Arm 的部分股权在伦敦上市,并已考虑援引新的国家安全立法来说服软银这么做。但在鲍里斯・约翰逊辞去首相一职引发政治动荡后,软银暂停了 Arm 在伦敦上市。

与此同时,包括美国高通和英特尔在内的一些芯片制造商已表示有兴趣成立一个财团,在 Arm 上市时购买其股票,以保持其中立性并保护他们的部分供应链。

图根哈特称,将 Arm 出售给软银是政府过去十年中犯下的“两个最严重的战略错误”之一(另一个是将 DeepMind 出售给谷歌)。他认为英国应该购买该集团的“黄金股”,以防未来出现不受欢迎的竞购者。

资深科技企业家赫曼・豪瑟密切参与了 Arm 的创立,并在 2016 年反对出售该公司。他表示,黄金股的想法可能“有点野心勃勃”,但他淡淡地补充道,“令他印象深刻的是,不懂技术的(政治)阶层终于清醒了”,意识到了该行业面临的威胁。

他表示,从 20 世纪 80 年代玛格丽特・撒切尔担任首相开始,几十年来,“我们真的把事情搞得一团糟”。

撒切尔开创了一个以自由交易市场为基础的对国际收购活动开放的时代。多年来,GEC、Plessey、Ferranti 和 Inmos 等国内半导体制造商要么衰落,要么未能扩大规模。

《金融时报》认为,如果政府没有在 20 世纪 80 年代将 Inmos 私有化,我们无法判断它的创新“晶体管计算机”是否会成为英国强大芯片产业的一部分。但对补贴或保护“民族产业”的反感,反映了人们对 2016 年出售 Arm 的态度。正如一名前英国安全官员所指出的,如果遇到类似的情况,“美国人、法国人和德国人可能已经阻止了”。

英国《金融时报》前编辑杰弗里・欧文表示:“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国未来 6 到 12 个月的政坛变化。”欧文最近为智库 Policy Exchange 撰写了一份有关英国半导体行业的报告:“我们是否会果断远离外资收购的开放市场?”

特特蕾莎・梅的前顾问 Giles Wilkes 表示:“我过去常以半导体制造业为例,说明政府可能犯下了一个巨大的行业战略错误。”

目前担任政府智库研究所高级研究员的 Wilkes 表示,财政部官员曾反对任何政府干预都可能破坏外来投资。他表示:“没有一种针对投资者确定性交易证券的固定方法。”

今年 1 月份在英国生效的《国家安全与投资法案》(NS&I 法案)是朝着建立这种方法迈出的一步。它确定了几个经济“敏感领域”(包括半导体在内的先进材料、人工智能和量子技术),在这些领域,买家必须向政府通报收购事宜。

纽波特的决定(属于该法案的追溯性条款)将是对政府坚持将利用立法来保障国家安全的早期考验,而不是作为保护更广泛经济利益的产业政策工具。年利达律师事务所 Nicole Kar 在最近的议会听证会上表示:“这些对投资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信号。这和当今的政治观念有关吗?这是一个政治化的过程,还是真的与国家安全有关?”

英国议员组成的一个特别委员会正在对英国半导体行业和供应链的优势和劣势进行调查。英国文化、媒体和体育部也在对该行业进行审查,研究如何确保芯片的可靠和可信供应,审查结果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公布。

业内人士一致认为,政府花时间制定连贯的半导体战略是合理的。总部位于剑桥的初创企业 Wave Photonics 希望利用纽波特晶圆厂的工厂帮助芯片研发。

该公司首席执行官 James Lee 表示:“在制定连贯政策的同时,争取时间将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人们对政策的不一致和政策的不明确感到一定程度的失望。”

他指出了这种结果带来的风险,即中国在半导体技术领域逐渐超越竞争对手,而英国却没有感到有必要(或有能力)做出回应。

政府表示,它致力于支持该行业,并“利用其在设计等领域的全球优势”。它表示正在审查英国的能力,“以便我们能保护和发展我们的国内行业,并确保供应链弹性更强”。

南威尔士化合物半导体公司正在为支持其行业的专业分支进行游说。他们认为,由碳化硅或氮化镓等化合物制成的芯片有许多先进的应用,化合物半导体为更具成本效益的投资提供了机会。

Rockley Photonics 公司创始人 Andrew Rickman 最近向议会的一个委员会表示,英国不可能赶上台积电等先进的硅芯片制造商。他建议,用纽波特晶圆厂作为开放式晶圆厂来扩大下一代芯片的规模是合理的。

Andrew Rickman 说:“从光子学领域的角度来看 ,量子计算等领域的未来将有巨大的潜力。”

政治不确定性也使政策制定复杂化。目前有望成为下一任总理的两名候选人都表示有可能重新定义贸易政策,重塑本已脆弱的供应链。然而,这些供应链的相互依赖使得任何一个国家或贸易集团都不可能在半导体领域实现自给自足。

英国的任何政策似乎都必然涉及其他友好伙伴,尤其是美国和欧盟。不过,自英国脱欧以来,英国与欧盟的半导体计划采取了半独立的关系。这种联系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双方都对英国在化合物半导体领域的实力感兴趣。化合物半导体中心(IQE 与卡迪夫大学的合资企业)主任 Wyn Meredith 表示,与欧盟加强合作是政府的“开放目标”。

更强有力的产业政策面临的最后一个风险是,过度关注安全问题可能会阻碍跨境投资交易,而跨境投资交易是许多初创企业的命脉。行业游说团体 TechUK 警告称,NS&I 法案的使用已导致“取消了本来被视为低风险的投资,项目被转移到欧洲竞争对手手中”。

豪瑟也察觉到英国的做法中有一种“歇斯底里”。他表示:“我的感觉是,只要我们在某些领域拥有技术领先地位,与中国打交道的唯一明智战略是将其作为谈判筹码 —— 如果你想要晶圆,就必须在英国建厂,雇佣一定数量的员工,如果你不允许中国人(投资纽波特晶圆),该公司将一蹶不振,最终你什么都得不到。”

与此同时,随着英国审查和调查的继续进行,该行业的企业正在寻找其他方式来增长和维持其供应链,即使这涉及到海外投资。

IQE 也在美国、中国台湾和新加坡进行生产,该公司的 Lemos 表示:“我建议政府加速这一进程,因为有一个窗口期,我们必须把事情做好,否则,公司就会绕道而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