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成为“母乳喂养英雄”

我不想成为“母乳喂养英雄”

每年的8月1至7日是世界母乳喂养周。今年的主题是“母乳喂养促进,健康教育先行”。坚持母乳喂养,这不是妈妈一个人的事。政府、卫生系统、社区、工作场所,乃至每个个体,都能为创造一个友好支持的环境出一份力。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乐天行动派(ID:letianxingdongpai),作者:猫羯座,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我们家妹妹这两天已经满两岁三个月了,已经开始懂得跟我斗嘴,姐姐唱那首在幼儿园和小学爆红歌曲的时候,她也可以跟上吼“战吗?战吧!”了,带去吃自助餐都差点不能免费了。因此,偶尔跟人提起,这样一个娃娃还在吃母乳的时候,有些妈妈流露出惊讶,有些妈妈流露出羡慕,有些妈妈则流露出敬佩……

但无一例外,都会跟我说,“你真厉害啊!”

我不厉害啊,我都回答说。

这不是一种谦虚,实际上,我真的不认为“喂到两岁”是我一个人的“厉害”。这是整个家庭、甚至是整个社会,共同支持来达到的一项婴儿基本健康权利。我不希望别的妈妈认为母乳喂养到两岁多是厉害的,因为如果妈妈得到的支持足够多,会有更多妈妈能做到,大家也可以轻松做到。

一、不容易,但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努力

即便我已经喂养第二个孩子了,但我依然非常不容易。尤其是,我除了想当好妈妈,还想当好我自己。

怀上妹妹的时候,我正好换了一份工作,新offer让我非常激动,这是一项有趣有意义的挑战,但是,新工作可能需要密集的出差。妹妹还没出生呢,我关于母乳喂养的焦虑就犯病了,甚至给自己定下了这样的目标:

● 最起码要喂到六个月;

● 如果能喂到一岁就不愧对孩子;

● 如果能喂到两岁就算赚到!

学医背景的我,深受循证育儿的影响,当然知道这样的愿望很“卑微”,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婴儿出生后的前六个月纯母乳喂养,而在婴儿1岁前的后半年,母乳也满足了一半或更多的婴儿营养需要,而且在婴儿2岁的这一年中,母乳可提供三分之一的营养。因此,如果可以,建议母乳喂养至婴儿出生后两年。

我深信不是所有妈妈都能达到这样的“基本要求”,因为不仅我自己,我的家人,甚至我的公司,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成本。

二、那些爸爸的、奶奶的努力

二胎母乳喂养的最大阻力是什么?可能很多人想不到。我自己认为是老大,尤其是年龄差距很小的老大,比如我们家那个只年长两岁的姐姐。

妹妹出生的时候,姐姐还在牙牙学语,没有妹妹的话,恐怕也像一块膏药一样会时常贴在我身上。妹妹刚出生,争宠的危机让她更焦虑,黏力更强,贴得更牢靠。刚刚生产完的疲惫与对老大的愧疚(相信大多数妈妈都有),让我两头难顾。

爸爸对母乳喂养的支持,这个时候显示出来了。

● 基本爸爸的要求是:

向一个精力耗竭的、情绪波动的妈妈提供“情绪价值”,懂得妈妈的困难,安抚妈妈的情绪,懂得在适时作为妈妈一双延伸的手,帮上一把(任何妈妈提出的需求)

● 合格爸爸的要求是:

处理好大孩子情绪和陪伴问题,要懂得积极主动承担起照顾孩子的责任,让妈妈能够集中精力处理那个嗷嗷待哺的新成员,也让妈妈能够有最大限度的休息机会。

● 良好爸爸的要求是:

支持妈妈的哺乳和育儿要求,成为妈妈和家人沟通的桥梁。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对于还有职业需求的妈妈,要懂得支持妈妈的工作计划。在妹妹不满六个月,但我又需要中长期出差的时候,我丈夫给我的支持是,带着孩子陪我出差,让我在工余可以及时为孩子哺乳。

我的幸运是除了有一个比及格稍微高一点的丈夫,还有一对明白事理,支持我母乳喂养的婆婆和公公。“吃胖一点,孩子才能够营养。”这样的话大概不少乳母都听过,这无疑是家人对孩子和乳母的爱,但不那么科学。

在我哺乳的过程,和老一辈家人的这样的认知不同,不是没有遇到过。但所幸,在大量的科普文章、课程、书籍的帮助下,照顾我的家人按我的意愿准备了健康营养的餐食,并且在我需要短暂离开、嘱咐清晰下,帮助我利用冰冻母乳喂养,让我有了喘息、自由的空间,有了继续母乳的动力。

我的家人,也厉害。

三、我公司和老板的努力

我现在回想起来,我在两次生育期间,是人生中换工作最频繁的时候。想要成为“平衡好生活和工作的妈妈”确实一点也不容易,但经历过好的坏的单位,也知道,光我一个厉害,不够。

支持母亲养育孩子,不是一句泛泛之谈,真正践行这样的公司,绝对是为社会的未来在付出。

预留一个安全、隐私的地方作为母乳室。这是最简单的要求,但绝对不是每个公司都做得到。

我曾经服务过的一个万亿房地产公司,一幢楼都是他们的产业,在核心商业区,每一层都有豪华的过万平方米的办公室,一个小小领导的办公室过百平方,但我问遍了每一个同事、甚至问过人事办公室和物业保安,最终只能在他们堆满杂物的不能反锁的杂物间挤奶。为了不影响同事拿东西,我甚至躲过在杂物间的窗帘后面,望着楼外,听着背后同事进出的窸窣声挤过奶……

找到一家对母乳喂养有基本尊重的公司,是我后来找工作的基本要求。

但我依然知道,有些妈妈被现实的困难“劝退”,在重回职场时选择放弃了母乳;坚持下来的妈妈,挑战也不少:公司可以没空调但一定要有冰箱不然没法存奶;上班调闹钟在同事的注视下去挤奶;下班不再是想着去哪家网红餐厅打卡而是想着怎样坐车最快回家喂娃或者把冻奶带回家……

具有上述完备硬件的公司,还要有人的支持。乳母的哺乳假,每天早放一小时,整整持续一年,对公司人力应用来说,不得不说也是一个挑战。能支持母乳喂养的公司,都是正常公司。而正常,有些时候是稀缺资源。

我的老板和公司,也厉害。

四、那些社会的努力

生了娃以后没有了生活的妈妈有很多,但有生活的妈妈也没有这么容易。

第一个挑战是出门。

2019 年,第一财经曾发布《中国城市母婴室白皮书》,数据显示,中国母婴室分布最多的五个城市分别是北京、上海、广州、杭州和深圳,可即便排第一的北京,平均一间母婴室,需要服务 578 个新生儿。

找不到母婴室,很多妈妈选择的是,只能在家附近活动,一旦到了孩子的“饭点”,只能赶紧回家。没有了生活,终日囿于喂奶哄睡,任谁也无法持久。

但所幸这样的状况在日渐改善中。在这个母乳喂养周,中国新闻网报道,至 2022 年中,广州市全市共建超过 1300 多间母婴室,广州成为全国首个在所有重点公共场所都具有母婴室的城市。

起码,在广州的妈妈,自由度大了一些。但是,更多的妈妈,也需要社会的支持。

第二个挑战是目光。

即使有非常充足的母婴室,但在公共场所喂哺母乳,仍然不可避免。

比如在飞机,逼仄的环境,变化的气压,都会让孩子感到不适和不安。这时,再没有比妈妈的奶能让孩子感到安全和舒适的东西了。在飞机上,因为其他乘客相对来说流动较少,所以引起的关注还少。

但对于更小的孩子,或者身体不适的情况,甚至只是疲惫困顿,在公共场所需要母乳喂养的机会就更多了。事实上,我有非常多次和大家吃饭当下,不想离席,直接一边哺乳一边和朋友、师长聊天的情况。这些积极的社会活动和母乳喂养的“两全其美”,都是让我感受到社会功能健全、持续母乳的动力。

五、让母乳喂养的妈妈不用厉害吧!

家人给母乳妈妈更多理解、支持,积极学习正确的母乳知识,为母乳妈妈分担喂养宝宝的工作;社会为新手父母提供更多育儿的硬件支持;医护工作者为母亲和家庭提供更多母乳喂养科普教育和方法支持;每个普通人,遇到母乳妈妈时,减少好奇和质疑,用更坦诚的方式对待母乳妈妈,都是在为每个孩子的健康权利出力。

母乳喂养的母亲不应该是英雄,因为英雄需要牺牲、需要妥协,母乳喂养不是妈妈一个人的责任。为社会的未来,为儿童的健康,不论是机构还是个人,不论男女老少,是否婚育,都应该给出你们的支持,给母乳妈妈成为一个轻松的普通人的可能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乐天行动派(ID:letianxingdongpai),作者:猫羯座

-

本文作者:-

英雄所见略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