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2.8亿的“近视神药”,不让网上卖了?

一年2.8亿的“近视神药”,不让网上卖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曾嘉艺,编辑:韩忠强,原文标题:《一年卖2.8亿的“神药”,中国青少年要小心》,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率位列世界第一,患病人数超1亿。《中国眼健康白皮书》显示,截至2020年底,我国5岁以上人口近视患病率上升到51%,近视患者数达到7.1亿人。

如果说老年人怕白内障,那么青少年则怕近视。与“洗脑神药”莎普爱思的大起大落相比,近年来,一款号称能延缓近视的“网红神药”低浓度阿托品被众多家长誉为“近视神药”。靠着这款神药被众多资本追捧的眼药龙头兴齐眼药也是赚得盆满钵满,2021年仅靠阿托品就获得约2.8亿元的药品收入。

好景不长。7月22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将暂停公司全资子公司兴齐眼科医院的处方院内制剂0.01%硫酸阿托品滴眼液互联网销售,患者可转至实体医院处方。要知道兴齐眼药自2019年成为第一个以院内制剂身份获批的企业后,业绩股价双双飙升。

如今停止互联网销售此药,无异于断了兴齐眼药一条“财路”,股价也是跌跌不休。成也阿托品,败也阿托品。兴齐眼药最初凭借这款药爆红就“没走寻常路”,如今这一结果或许早已埋下伏笔。

“神药”背后的争议

“目前使用低阿已经一年多了,效果挺好,孩子现在眼睛没有度数。”李红给自己9岁的儿子采用的就是“高阿(1%浓度)+兴齐眼药的低阿(0.01%浓度)”同步使用的方案。

不过她也发现孩子使用高浓度阿托品过程出现的一些“副作用”,比如孩子眼睛长期处于散瞳状态,瞳孔很大,畏光严重。“基本白天出门就得戴墨镜,在学校课间操、上体育课也得戴墨镜,还是很不方便的。”此外,用药后眼睛有点干,孩子眨眼的频率明显比原来要高。

相较于李红的幸运,另一位家长蕾蕾在给孩子使用了四个月的低阿后却坚决停药了,“孩子用了之后,眼睛度数上涨的特别快。”蕾蕾表示:“阿托品并不适用于每一个孩子,其中有一个容易被家长忽视的问题,调节力”。

调节力差其实是加速近视发展的原因之一。所谓调节力是指眼睛既能看清远处,又能看清近处景物的能力,是通过眼球同睫状肌、晶状体悬韧带和晶状体来实现的。人眼就是个凸透镜,度数大时看近,度数小时看远,这个度数变化的过程专业上把它叫做调节力。

低浓度阿托品之所以能够预防近视,源于其能够调控眼球的生长。一般眼球每多增长1mm,就会产生200~300度的近视。早期学说认为,阿托品可以通过麻痹睫状肌让其放松调节,如今学术主流则认为阿托品也可以通过多巴胺等介质作用于视网膜和脉络膜上,使眼球不致过度生长,从而延缓近视的发展。

原本阿托品是用于散瞳验光的药物,而低浓度阿托品是配出来的,是降低了浓度的阿托品。

但是,正如李红儿子出现的症状,使用高浓度的阿托品,会出现持续时间较长的散瞳作用,导致用药后出现怕光、看东西,特别是看近处的东西不清楚的情况。长时间使用,还可能导致其他毒副作用。这也是李红所担忧的,“按照医生所说,阿托品要长期用下去,一直到18岁左右才能停。”

一位视光科医生表示:“使用阿托品之后不能随意停药,突然停药还会有反弹现象。”也就是说,虽然低浓度阿托品是继近视手术、光学矫正(隐形眼镜、框架眼镜)后第三种药物治疗中的主流产品,但低阿也只是作为延缓近视进展的药物,并不能作为治疗近视的药物来使用,国内暂无低浓度阿托品滴眼液的正式上市产品。

(代购者提供)

如今,低阿暂停互联网医院销售的消息一出来之后,很多学生家长担心买不到,开始囤货,而代购也已露出苗头。一位代购告诉市界,除了8元的挂号费之外,在购买兴齐眼药0.01%低阿298元(一盒30支)的正常价格基础之上,每一盒要多收30元的代购费,并且是5盒起购,每个挂号最多买12盒。

而另一位代购主要做的是中国台湾的两款阿托品,其中一款0.01%的亚妥明在京东上标价为380元/盒,其代购价格为450元/盒。

(代购者提供)

一位眼科视光主任告诉市界:“阿托品不允许网络销售主要是管控问题,本该严谨的事情,流程有点松懈了。”他表示,近视是属于视光的问题,不是眼病,比如低阿使用的副作用视功能调节紊乱,这是视光学的内容,眼病医生不懂就会造成“挂号一个月,看病5分钟”的尴尬处境,而家长又一肚子的问号。

在他看来,很多家长大多对于孩子近视没有概念,担忧过多,但又不具备担忧的基础,对于孩子的视力发育没有正确的认识。

阿托品正是在家长们的各种“焦虑”下迅速出圈的,最初抓住这门商机的就是兴齐眼药。

靠“走捷径”出名

阿托品的走红与曾被捧为“神药”莎普爱思的出圈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处。

至今莎普爱思生产的苄达赖氨酸滴眼液,能否预防白内障仍未得到临床试验的证实。虽然这款滴眼液早在1998年便以处方药的身份成功上市,但当时众多眼科医生并不买账,在莎普爱思的运作下,这款“神药”摇身一变成为OTC(非处方药)药物。

之后在“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等洗脑广告以及代言人郎平的背书轰炸下,莎普爱思的市占率曾一度超过九成。2016年莎普爱思4.23亿元的销售费用,为其带来了9.79亿元的营收。

直到2017年丁香医生的的一篇《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戳破了莎普爱思的“神药”外衣。文中认为,莎普爱思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疑似利用老年人对手术台的恐惧心理,以不恰当的广告宣传手法包装滴眼液的功效,模糊了大众对疾病的正确认知。

就在莎普爱思的舆论闹得热火朝天之际,2017年,美国眼科协会屈光不正与屈光手术临床指南就推荐:0.01%阿托品可用于近视管理,明确表示其可有效延缓近视。

当时内地没有相关产品,而有代购宣称,阿托品滴眼液在中国台湾、香港、新加坡等近视发病率较高地区,被家长用来预防孩子的近视问题,是预防近视的“神药”。

因为阿托品是处方药,很多家长都通过人肉代购溢价购买。据南方日报报道,这款神药曾被卖到350元一盒而且销售异常火爆,很多买家交完钱也拿不到现货,在一些渠道该眼药水甚至被炒到500到1000元一盒。

一位眼科主任医师也谈到:“在门诊也经常会遇到家长咨询低阿,询问这个药到底有没有效果,能不能给孩子用,应该怎么用等等问题。”

阿托品也确实是目前唯一经循证医学验证能有效延缓近视进展的药物,并且主要针对4~16岁的青少年。

最初阿托品在国内的爆火让国内眼药龙头的兴齐眼药也嗅到了商机。2019年1月29日,兴齐眼药正式对外发布了“关于硫酸阿托品滴眼液获得临床试验通知书”的公告,更是在同年4月密集公布新药品注册批件后接连收获14个涨停板。

但短短三个月后,国家药监局拒绝了兴齐眼药的阿托品仿制药的上市申请,不过为了快速“变现”,兴齐眼药另辟蹊径,将阿托品滴眼液转为“院内制剂”,所谓的医院制剂是由医院自己生产只面向本院患者销售的药品。

本来处方药需要去实体医院挂号开药的,但兴齐眼药在同年为自己的全资子公司兴齐眼科医院申请获得了互联网医院的资质,成为第一家以“院内制剂+互联网医院”资质销售阿托品的企业。

兴齐眼药能够靠阿托品一飞冲天,离不开公司实控人刘继东的功劳。

靠“神药”翻身

1989年,32岁的刘继东进入药厂,一步一步从副厂长、代理厂长做到厂长。彼时,兴齐眼药还只是沈阳市铁西区兴齐公社的一家制药厂。

在2000年公司改革后,刘继东便成功接手这一“国有资产”,成为公司的实控人、董事长,而具体的交易流程、交易价位等并未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如今刘继东持有兴齐眼药30.58%的股份,按最新市值计算,其身家约为26亿元。

刘继东个人非常低调,鲜少在公众露面,不过他却想要将兴齐眼药打造成为一家公众的公司。

兴齐眼药的发家之路与医药赛道的恒瑞医药有点类似,都是靠仿制药起步。而在20年前国内医药仿制药遍地是金的背景下,眼科中第一个奏响国产化的正是兴齐眼药。

毕业于沈阳药科大学的刘继东在看到国内仿制药竞争激烈的情况下,没有选择继续做仿制药,而是转型眼药赛道,一开始什么类型都涉及,从片剂、胶囊、外用膏,到滴眼剂、滴鼻液、滴耳剂等,有140多个品种。在多年的积累下,兴齐眼药终于在眼科药物领域有了一席之地。2011年时,兴齐制药也成功转型改名为兴齐眼药。

如果说转型是刘继东接手公司后打造的第一个故事,那么阿托品便是兴齐眼药掌握的“流量密码”。

虽然早在上世纪90年代关于阿托品就已经有了研究成果,但国内眼药企业却无一成功研发出相关产品。目前全球仅有一款产品于2021年在澳大利亚获批上市。实际上,包括莎普爱思、武汉五景药业、博士伦福瑞达药业、兴齐眼药都申报了硫酸阿托品滴眼液的临床试验,但当时只有兴齐眼药的0.01%阿托品获得缓解近视的临床许可。

这成功背后,源于兴齐眼药走得“捷径”。早在2016年,刘继东便拿到了新加坡国立眼科中心的独立授权,获得阿托品10年临床数据。这对于已经在行业闷声搞了十多年研发的兴齐眼药来说,无异于“弯道超车”。

在刘继东看来:“与新加坡合作的意义在于获得原始实验数据,在研发进度上可以少走弯路。”

虽然一瓶眼药水看似不起眼,但实际上眼药市场并不小,刘继东曾向与会的投资者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比如说现在有很多人都是近视眼,如果开发出一种能够缓解近视的眼药,未来的市场会有多大?”

而成功凭借“院内制剂”身份销售的阿托品,确实成了兴齐眼药翻身的重磅产品。据兴齐眼药披露的数据,公司医疗服务收入大部分来自于沈阳兴齐眼科医院,而兴齐眼科的主要收入来源则是阿托品。

据公司披露,2020年和2021年1~7月,兴齐眼科医院的药品收入分别为1.14亿元和1.42亿元,占兴齐眼科医院当期总营收的82.6%和88.8%。在兴齐眼科医院官网看到,医院的医疗机构制剂仅有阿托品滴眼液一个品种,也就是说靠销售这一款阿托品就支撑起了兴齐眼科医院近九成的收入。

2021年兴齐眼科医院所在的医疗服务板块收入为3.17亿元,占兴齐眼药总收入的30.88%,净利润约5038.15万元,也占兴齐眼药净利润比例26%。在兴齐眼药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预测阿托品在2021年为公司带来约2.8亿元的药品收入。

而自兴齐眼药的阿托品产品开了“院内制剂”这一先河,目前包括爱尔眼科、欧普康视等国内13家企业或医疗机构已获得低浓度阿托品医疗机构制剂批件,其中以公立医院为主。如今兴齐眼药阿托品滴眼液的三个涉及延缓儿童近视的项目还处于III期临床试验阶段。

有趣的是,作为眼科仿制药物领域的龙头兴齐眼药还被恒瑞医药“将了一军”。2021年6月29日,恒瑞医药发布公告称,获得药监局批准开展一项HR19034滴眼液用于防控儿童近视进展的III期临床试验,以评估药物的有效性及安全性。“医药一哥”要进军眼科这一震动消息直接当天让兴齐眼药的股价大跌16%。

在刘继东的规划里,是想将兴齐眼药打造成为一个从眼科药品,包括处方药、非处方药到眼科耗材,比如人工晶体、OK镜等涉足眼科细分领域的全面龙头。

如今,被热捧的阿托品遭遇互联网禁售,做医药研发这门九死一生的生意,确实不能走捷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市界(ID:ishijie2018),作者:曾嘉艺,编辑:韩忠强

-

本文作者:-

英雄所见略同

相关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