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茨海默症“开山之作”论文造假,影响没那么夸张

阿尔茨海默症“开山之作”论文造假,影响没那么夸张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差评 (ID:chaping321),作者:江江,编辑:面线,原文标题:《误导全球16年,百亿经费全泡汤?这次论文造假,没那么夸张》,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最近,医学界可以说是炸开了花儿。

因为 Science 挥舞起了打假的大锤,在不久前发布了一篇分量十足的报告。

锤子砸向的呢,是两位研究阿尔茨海默症(也就是咱们俗称的老年痴呆症,以下简称 AD )的学者,分别名叫 Sylvain Lesné 和 Karen Ashe。

调查发现,他们 2006 年发表在 Nature 上的论文涉嫌造假。

当然啦,要是普通的学术造假,多半是溅不起多少水花的。

但这次重磅就重磅在,他们都是 AD 领域的大牛。

这么说吧,Nature 就曾统计过,在全世界发表的近 6000万篇论文中,被引用次数达到 1000以上的,只有 15000篇不到。

这些论文在业内虽不全是开宗立派,但也大都是属于威震八方这种级别的。

而他们涉嫌造假的那篇论文,因为在解答 AD 为啥会发病领域有开创性,已经被引用了 2300多次。

毫不夸张地说,这篇论文是该领域的开山之作,是典中典。

很多媒体也都说,这次的论文造假要是真被石锤,咱们人类关于 AD 的研究,可能被带跑偏了 16 年。

从理论的地基开始就歪楼了,药厂们几百亿的投资研究都得打水漂。

于是乎,差评君也闻着味儿,去查了些资料。

但却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首先呢,差评君先给大伙们科普点儿关于 AD 的知识,方便更好地吃瓜。

其实,人们发现阿尔兹海默症,也就是老年痴呆症已经一百多年了。

但是为啥会发病,科学家们一直都没整明白。

直到上个世纪末,一个名叫“淀粉样蛋白假说”的理论,流行了开来。

说是脑组织中一个名叫 A β寡聚物的玩意儿,是 AD 发病的罪魁祸首。

但具体是哪种 Aβ 寡聚物背锅,大伙们还是不大明确。

直到 2006 年,咱们的主角 Sylvain Lesné 和 Karen Ashe 的论文出现,困局才有了些改观。

论文里讲,他们发现了 A β寡聚物大家族中,一个名叫 Aβ*56 的嫌疑犯。

而且它还通过些实验手段,把 Aβ*56 分离了出来,注射到了其他的小老鼠身上……

结果那些小老鼠不少都迷糊了,出现了记忆力下降的情况。

好家伙,这些可不就是石锤了?

因为这篇论文,不仅提高了“淀粉样蛋白假说”的可靠度,还专门揪出来 AD 嫌疑之一的 Aβ*56 。

所以他们一文成名、获奖无数,还成了这领域的奠基者之一。

而这次的学术造假风波,便是和 Aβ*56 相关。

因为一位大学教授便觉得,最近药厂 Cassava 新研发的 AD 药好像怪怪的……

一波做空仔也英雄所见略同,投资了这位大学教授,希望他继续深挖。

最后追根溯源,发现了 2006 年那篇“奠基”文章,和他们之后的 9 篇论文里关于 Aβ*56 的图像,可能都是 PS 的。

这篇开山之作的结论,也可能完全就是瞎掰的……

反正这消息一出,无论是圈内、还是圈外,都炸了。

因为整个 AD 药物的市场规模,就有 6000多亿美元。

而且在这 16 年来,“淀粉样蛋白假说”已经成了主流的研究方向。

光是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今年内在这个方向上的投资就有 108 亿人民币左右。

像是强生、默沙东等等的医药界巨头,也都在这个“淀粉样蛋白假说”方向深耕了好久,花去了大几十亿美元。

不少媒体的报道,大都是这么一个画风:

“理论的祖师爷都造假了,方向从开始就错了。。。”“学术圈最大丑闻!”“阿尔兹海默症领域被颠覆!” “医药巨头惨冤大头,被骗 16 年!”

在这些标题的影响下,一时间,差评君也觉得这是一个颠覆了 AD 领域的惊天大瓜。

那么多资金,还有研究人员的青春都白费了。

但,在差评君查了更多的资料之后才发现,事情好像并没大伙们渲染的那么严重……

其中根据公众号“知识分子”的调查,就发现其实涉嫌造假的论文,只研究了 Aβ*56 这一种 Aβ 寡聚物。

严谨地说,要是最后论文真的石锤造假,那么也只能证明 Aβ*56 的锅存疑。

并不能证明整个“淀粉样蛋白假说”都是错的。

还有,就是涉嫌造假的论文虽然被引用了两千多次。

但是呢,由于论文里的实验太难复现了,真正研究 Aβ*56 的大概只有三四十篇

暴雷的雷声听起来是很大,似乎波及无数,雨点其实没多少。

而且现在圈内都在研究 Aβ 40和 Aβ 42,Aβ*56 暴雷就暴雷了呗,并没多大的影响。

所以淀粉样蛋白假说,依旧会是 AD 研究领域的主流理论。

当然啦,话又说回来,就算没有这次的涉嫌学术造假事件。

对 AD 研究领域的质疑其实这些年来,也不少。

支持淀粉样蛋白假说的科学家虽然多,但却一直没有啥真正有用的药做出来。

无论是辉瑞,还是礼来,这些市值万亿的医药巨头,在这方面的大型临床试验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就拿去年,渤健和卫材共同整的药 Aduhelm 为例子,它就在美国引发了很大的争议。

这药也是基于“淀粉样蛋白假说”研发的,可是并没有多少的临床实验能证明它真的有用。

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国的 FDA(食品药品管理局)还是给这药发了通行证,好让它快速上市。

但每年五六万美元的药价,再加上不一定有药效,是把病人当小白鼠……

在骂声不断之下,上市一年不到就终止了研究,连 CEO 都惨遭走人。

所以总得来讲,“淀粉样蛋白假说”真的也还只是个假说。

只是支持这块儿的科学家多一点,相关研究更多罢了。

其他像是 tau 蛋白假说、神经炎症假说等等的,也在不断地深入被研究。

只不过至今为止,还是没有被明确证明了的阿尔兹海默症致病机制。

最后差评君想说的是,目前 AD 药物研发的现状,依旧是失败率高达 99.6%(癌症的药物研究失败率反而只有 81%),被认为是药物研发界“皇冠上的明珠”。

虽说这次造假案的影响,可能多少被媒体们夸大了,但对本就没多少好消息的 AD 领域来说,也算是雪上加霜了。

差评君也希望有一天,能听到 AD 方面研究的好消息,而不是像这次一样,被涉嫌造假的论文整出圈了。

资料来源:

science,BLOTS ON A FIELD?

丁香园,Science 重磅!开山论文涉嫌造假,全球 16 年研究白费,上百亿经费打水漂?

知识分子,阿尔茨海默症开创性论文涉嫌造假,后果究竟有多严重?

每日经济新闻,世纪最具影响力之一的阿尔茨海默症开创性论文涉嫌造假!长达 16 年、耗资上百亿元的研究付诸东流?

知识分子,上市一周年后,阿尔茨海默症争议药物困境依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差评 (ID:chaping321),作者:江江,编辑:面线

-

本文作者:-

英雄所见略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