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牙,让00后贷款、90后“破产”

看牙,让00后贷款、90后“破产”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开菠萝财经(ID:kaiboluocaijing),作者:吴娇颖,编辑:金玙璠,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继第一批90后因为看牙“破产”,第一批00后已经开始为看牙贷款了。

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显示,我国高达97%的成人正遭受口腔问题的困扰。从拔智齿、戴牙套,到补牙、种牙,90后和00后,是如今的看牙主力军。

但牙齿治疗和矫正,这件越来越被年轻人重视的事,不简单,更不便宜。

社交平台上,大家是这么形容看牙贵的:

牙齿出现小黑点,需要补牙,一支大牌口红没了。

小黑点变小黑洞,需要嵌体修复,一套大牌化妆品没了。

牙齿坏到神经,需要做根管治疗,一个大牌包包没了。

烂牙实在救不回来,需要做种植牙,一辆车没了。

要是牙齿咬合不对,再加个正畸,半套房没了。

一边是越拖越严重的“烂牙”,一边是负担不起的昂贵费用,看牙贵,不仅掏空年轻人的钱包、透支年轻人的消费,还让一些看不起牙的年轻人陷入重度焦虑。

年轻人无法实现的“看牙自由”背后,是快速膨胀的市场、海量的营销信息、暴利的产业链,以及稀缺的好医生。

第一批00后,开始贷款看牙

今年4月,21岁的小多终于在大学毕业前夕,摘掉了牙套。

她开始对着镜子练习露齿笑,想在毕业照里留下最好看的笑脸。换在以前,她想都不敢想,因为会被同学嘲笑说是“龅牙妹”。

她也不像以前一样社恐了。和同学聊天时,她会肆无忌惮地开怀大笑,开玩笑 “炫耀”,“我这口牙,比你们的手机电脑都要贵。”

小多所在的城市太原,消费水平不如一线城市,但据她计算,从第一次正经面诊到现在摘下牙套戴上保持器,这一年多她整牙花的钱,已经有2.4万元。

“找医生面诊、制定正畸方案,1680元;拔四颗正畸齿,1200元;各种正畸辅助器材,约500元。最贵的就是牙套了,我戴的是隐形牙套,21800元。”

对一个00后大学生来说,这算得上是一笔巨款。

“当时其实心里挺矛盾的,上大学后,不仅仅是想变好看,也开始意识到正畸对口腔健康的重要性,但这不是个小数目,又不想向父母伸手要钱。”小多说,她也怀疑过,这么贵的矫正费用是不是冤枉钱,或者随便找个小诊所弄一弄就好了。

但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后,她发现,正畸与医生的审美和技术有很大关系,“如果诊治不当,很可能会导致问题更严重,甚至要进行二次矫正。”

小多从就诊医院了解到,正畸项目可以选择分期付款,“首付5000元,是平时暑假兼职攒下来的,剩下1万多,选择了信用卡分期一年还款,每个月1400元。”

这样一来,她觉得自己可以独立负担起这笔费用,“从生活费和兼职收入里攒出来。”

漂在北上广的90后,“破产”也从看牙开始。

在北京工作的梦梦,是2019年开始动了整牙心思的。“从小别人就说我有点嘴凸,下牙不齐,但好像也没有太大的毛病。工作几年后,我感觉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有智齿,会挤压正常牙齿排列。”

加上当时身边好几个同事都开始整牙,她更加动心了。“我越来越关注自己的脸部变化,这件事,就好像成了我的心病。”

后来,在同事的推荐下,她前往北京一家三甲医院面诊,开始了长达三年的正畸之路。

先是洗牙、补牙、看牙周、拔智齿等一系列前期调整,花费1万多元。为了保证矫正效果,她选择了常规的金属牙套,费用要比隐形牙套便宜,但也花了2万元。

加上其他零零种种的费用,过去三年,梦梦为一口牙陆陆续续花了超4万元,相当于她两个月的工资、1年的房租。为了减轻压力,她也选择了分期付款,“第一次付20%、第二次30%、第三次50%。”

很多年轻人去看牙是因为想正畸,但掏空钱包的,可能不只是牙套。

正畸是一整套的治疗方案,戴牙套前,必须要保证口腔不存在任何牙齿问题,因此,有智齿要先拔,有蛀牙要先补,严重的,可能还要进行根管治疗甚至种牙。

种牙,可能是年轻人最怕从牙科医生口中听到的两个字。

“我天生咬合不对,加上从小爱吃糖,不注意口腔卫生,导致好几颗下牙都被蛀得不成样子,读书时也没有重视,拖着拖着,连根管治疗都不管用了。”糖糖就是因为想要正畸改善“地包天”,去医院看牙,被医生下了“破产”通知书。

经过长达半年的方案调整和前期准备,去年,她终于完成了种牙手术,三颗牙花了4万多。因为牙齿问题严重、治疗方案复杂,加上戴的是隐适美的进口隐形牙套,她的正畸费用也要比正常情况贵得多。

据她估算,这几年为牙齿花的钱,不下10万,几乎花光了工作以来的所有存款。

“你说值吗,这没法用值不值来衡量,就像身体任何其他部位一样,病了就得治,这是刚需。”奔奔说,唯一后悔的,就是没有尽早治疗,白白多花了好几万。

一口牙等于半套房,贵在哪?

看牙这么贵,正常吗?

最“烧钱”的正畸和种牙,首先贵在耗材。

这两个项目,都要把专用材料置于口腔进行矫正或修复,必须保证产品安全,无毒无害无刺激,而且要能支持牙齿的基本咀嚼功能。因此,原材料就非常昂贵,而且,即便是国产品牌产品,原材料大多也要靠进口,生产成本很高。

拿正畸来说,矫正器普遍选金属牙套和隐形牙套两种,因为传统金属牙套影响美观,现在年轻人都更倾向透明隐形牙套。

隐形牙套因原材料进口、3D打印开模、量身定制且随时可摘,要比金属牙套贵得多,价格一般在1.5万~6万之间。

以行业头部国产品牌时代天使为例,四款产品的建议零售价格分别为3.2万、4万、2.6万和2.4万。但实际上,以2020年为例,其出厂价分别为7600元、9600元、8700元和5500元。

时代天使隐形牙套建议零售价和出厂价对比。来源 / 招股书

约3~4倍的溢价,来自各个流通环节,比如经销代理、营销宣传、医生加成以及医院的检查治疗费用等。

但这仍不影响供应商的暴利。时代天使招股书显示,过去四年,其毛利率高达65%以上,净利率保持在18%~23%。也就是说,每卖出一款售价3.2万的标准版隐形牙套,时代天使能净赚6400元。

年轻人掏空钱包,就此捧出了“中国隐形牙套第一股”,时代天使营收从2018年的4.9亿,激增至2021年的12.7亿;净利润从0.9亿涨到了2.9亿。

与正畸市场类似,种植牙的材料也不便宜,且被认为流通过程价格虚高。

据官方资料,目前,公立医疗机构采购高端品牌种植体4000元~6000元每套,其他种植体2000元~3500元每套;公立医疗机构从第三方加工厂采购的牙冠大多在1000多元,自制牙冠价格更高。

此外,种牙和正畸都是“精细活”,且几乎没有完全相似的个例,非常考验医生的技术和审美。社交平台上,正畸患者普遍认为,选择一位技术过硬、经验丰富的医生,非常重要,“否则很可能无效,甚至要花更多钱二次矫正。”

但好的牙医少,正畸医生尤其稀缺,因为培养时间长、成本高,到2020年,中国有不到28万全科牙医,正畸医生仅有6100名,很难满足近年来暴增的患者人群。

好医生一号难求,技术垄断就形成了。

“我戴的金属牙套材料其实很便宜,但整牙费用仍高达2万,其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医疗服务费。”梦梦告诉开菠萝财经,因为好医生大多在一线城市,这也是不同地区正畸价格差异大的原因之一。

种牙项目,也存在收费高的情况。数据显示,各地公立医疗机构,种一颗牙的平均医疗服务费用超过6000元,一些省市费用超过9000元。

这是行业迎来强监管的原因之一。前不久,国家医保局发布专项治理通知,拟规定三级公立医院种牙,门诊诊查、生化检验和影像检查、种植体植入、牙冠置入等医疗服务价格总和,确定为4500元。

此外,种植体、牙冠两个材料的价格,则通过集中采购和竞价挂网产生,来实现降价。

这意味着,未来患者去公立医院种牙,就更能负担得起了。

不过,也有行业人士认为,公立医院降价、大量患者涌入,有可能让“种牙贵”变成“种牙难”。而且,监管仅限于公立医院,民营医疗机构依然实行市场调节价,允许根据成本供求变化自主定价,调控能在多大程度上发挥作用,仍有待验证。

而正畸尤其是隐形正畸,作为改善型需求,就更难纳入监管了。

看牙焦虑,包围年轻人

价格还没打下来,年轻人的看牙焦虑,却正在加速降临。

对刚刚进入职场或者尚未经济独立的看牙主力军来说,补一颗牙好几百、拔一次牙上千,都不是小数目。动辄上万的种牙和好几万的正畸,就更不敢想了。

20岁的大学生小虎,是被“看牙贵”困扰的重度焦虑患者。

因为小时候补牙没补好,加上不重视口腔卫生,她的多个牙齿存在继发龋现象,缺损也多,医生给出的初步诊断是,需要根管治疗,打桩戴牙冠。有一颗牙烂得只剩下残根,只能拔掉再种植。

小虎长期被牙疼困扰,时常被急性牙髓炎折磨得无法入睡。但牙疼,在上一辈人的传统观念里,并不是需要花好几万去大医院治疗的疾病。“家人觉得,吃点消炎药、止痛药就好了,是我太敏感、太激进,一点痛都忍不了。”

有一次,因为疼痛难忍,小虎被家人带去亲戚开办的诊所治疗。“小诊所设备落后,没有拍片,医生就把牙齿磨开放药进去,但因为腐质没有清除干净,里面还在继续腐烂。”后来,小虎发现,这颗牙的情况更糟糕了。

上大学后,小虎自己偷偷去一个私立连锁口腔诊所看牙,被医生告知,要赶紧治疗,“牙齿的问题只会越拖越严重,等到根管治疗都无效了,就只能拔掉种牙。”

但根管治疗的费用也不便宜,在家人不支持的情况下,经济不独立的她,也难以负担。

小虎在社交平台就牙齿问题求助

她在社交平台疯狂搜索治牙相关的信息,想安慰自己“等工作赚钱了再去治也不迟”。但看到别人分享的治疗方案、医生和费用,看到所有人都在说“牙齿疾病要尽快治疗,越拖越严重、越拖越费钱”,她更加焦虑了。

“我已经连续一个多月无法正常入睡,一直在刷牙齿相关的帖子,越看越恐惧,越恐惧越继续,直到困得睁不开眼。一刷牙就想哭,没有吃饭的欲望,总是做噩梦吓醒。”

她想过贷款去看牙,但因为没有工作,借贷渠道无法开通,自己更没有足够的偿还能力,加上课业繁重、疫情封校,她没有办法出去做兼职攒钱。

她在社交平台上求助,才发现,很多同龄人都有类似的焦虑。“我们一起聊天,彼此宽慰、劝解,但效果甚微,我一直都在放大不赶快治疗的后果,放大家人的冷漠和自己的无能为力。”

和小虎有类似的同龄人不在少数

“牙齿疾病越早治疗越好,的确是事实,但现在治牙、正畸,似乎正在成为一股风潮。”多位受访者认同,他们的看牙焦虑,的确有被网络信息放大的成分。

“不仅仅是普通人的分享,更重要的是,现在越来越多牙科医生入驻社交平台,强调看牙、整牙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奔奔觉得,其中很难说没有利益关联。“还有所有的口腔健康消费品牌,卖牙套的、卖冲牙器的、卖电动牙刷的,甚至是一些医美机构,都在不厌其烦地告诉你,赶紧去看牙吧。”

科普知识夹杂营销信息的集中冲击下,居高不下的治疗费用和消费能力有限的目标人群之间,愈发撕裂。

小多不后悔“贷款看牙”,但有两个前提,一是她确定自己有偿还能力,二是牙齿矫正后确实更自信了。她更想告诉同龄人,要量力而行,“如果经济能力不够,又强行去透支消费,导致生活质量和心理状态变差,那是不值的。”

“就正畸来说,没钱可以先不做,要做一定要正规。”梦梦想告诉有正畸需求的年轻人,一定要多做功课,明确是否真有必要,同时认准机构和医生资质,“千万别盲目,也没必要赶潮流。”

相比正畸,她也觉得,保护好牙齿本身更重要,“首先定期洗牙、及时补牙,正畸的优先级是最靠后的,等有存款了再去做也不迟。”

最难以调和的矛盾,或许在于像小虎这样,本身存在严重牙齿问题,却无法独立负担治疗费用的年轻人。

小虎发在社交平台的每一条求助帖,都有好几百条回复,有人劝她兼职攒钱,有人宽慰她“慢慢来”,更多人和她“同病相怜”。

她们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只能寄希望于时间,盼望有天能真正实现看牙自由。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小多、梦梦、糖糖、小虎为化名。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开菠萝财经(ID:kaiboluocaijing),作者:吴娇颖,编辑:金玙璠

-

本文作者:-

英雄所见略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本站不能对用户发表的回答或评论的正确性进行保证,用户的一切投稿由用户自行负责,与本站无关。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