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诺贝尔奖,真的是来搞笑的?

搞笑诺贝尔奖,真的是来搞笑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 (ID:Guokr42),作者:窗敲雨,原文标题:《冰淇淋可以参与化疗、酒精饮料最好不要灌肠,搞笑诺奖又来了!》,题图来自:《阿呆与阿瓜》

北京时间今天上午6点,第32个第一届搞笑诺贝尔奖揭晓了!

你没有看错,确实是“第32个第一届”。搞笑诺贝尔奖从1991年开始每年颁奖一次,但永远是第一届,正如同一些朋友认为自己永远18岁一样……永远年轻!永远保持神秘!

这个堪称科学界“迷惑行为大赏” 的奖项,今年又把目光投向了哪些奇葩研究?果壳带你先睹为快。

看起来就不太值钱的特效

受疫情影响,今年的搞笑诺奖依然采取线上视频的形式,常规颁奖场所哈佛大学桑德斯剧场变得可望不可即。每年的搞笑诺奖都有一个主题,今年的主题是“知识”,因此颁发的奖杯也是一个“盛放知识的容器”——不过,你看它像不像一个皱皱巴巴的纸筒(明明就是)

不要怀疑,桌子上的纸筒就是奖杯!

与去年一样,奖杯以PDF文档的形式发放,获奖者需要自己打印并把它粘好,为了长久保存还需避免风吹雨打。获奖者还可以收获一张印着10万亿天文数字的津巴布韦币——不过因为邮寄不便,这张纸币也只能是获奖者自行打印的假钱了(话说假钱真的不违法吗?)……

穷且益坚啊!虽然奖杯和奖品透着贫穷,但线上颁奖依然仪式感十足,还有几位真正的诺贝尔奖得主负责颁奖。

例行的扔纸飞机环节自然也不能少:

话说哈了气的纸飞机会飞得更远吗?

这一次,主办方共颁发了10个奖项。与以往相比,有更多来自不同国家的研究者获奖,其中物理学奖与和平奖都有中国研究者参与。

下面,让我们一一开奖!

应用心脏学奖:心动让心跳同步

这组获奖者的研究发现,当人们彼此擦出浪漫的火花时,他们的心跳也会悄悄变得同步。

为了验证这一点,研究者在大型活动上展开了速配业务,邀请142位此前从未见过面的单身男女到小屋中展开“闪电约会”。受试者戴着追踪视线的眼镜,监测着心率与手心出汗情况,与潜在对象展开了4分钟的热情交流。

实验现场

在活动中,17%的配对受试者彼此产生了吸引,双方都愿意继续发展看看。而这些擦出火花的人们生理指标也变得同步:他们的心跳在相同的时间加快或放缓。

懂了!下次相亲记得随身携带两块能测心率的手表,你一块,对面的相亲对象一块……

文学奖:合同为啥不说人话?

阅读合同条款总感觉眼前一黑?不必责怪自己缺乏法律知识,这都怪法律文本写得太反人类了!

文学奖的几位获奖者针对法律文本进行了详细的分析,探寻了这种文体不说人话的原因。他们将法律文本与杂志、小说等其他文本进行比较,找出各种难懂特征。接下来,他们还对合同条款进行了易读化修改,并通过实验证明这种修改有助于改善理解和记忆。

研究发现,法律文本中最妨碍理解的其实不是专业概念,而是糟糕的句子写作方式。这些条文总是在句子中间插入长长的从句成分,这会导致主句的关键信息彼此隔开太远,让句子变得难懂又难记。(此时果壳主编在旁边咆哮:科普文章也一样,记得多用短句,短句!)

生物奖:便秘蝎子也能交配

一些生活在南美的蝎子(Ananteris属)遇到危险时能断尾逃生,但这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它们余生都会一直被便秘困扰(原来不止我会拉不出屎)

随着“尾巴”(确切说是后体部)断掉,蝎子会失去肛门,消化道末端也会被瘢痕组织堵死。它们从此就失去了排便功能,肚子里的屎越存越多,最终死于严重便秘。

为解释蝎子断尾,研究者还准备了可爱的毛绒玩具

但即使如此,研究者发现这些便秘的蝎子依然能够成功交配,雌性也能够继续产生后代——只不过,后代的数量与健康的雌性相比减少了大约35%。虽然付出了严重便秘的代价,但断尾逃生活下来对它们而言似乎依然相当值得。

医学奖:冰淇淋与化疗更相配

边吃冰淇淋边化疗能够有效减少副作用,这就是今年医学奖得主们的研究发现。

领奖时,研究者们也没忘了吃上一根雪糕

在进行造血干细胞移植之前,医生需要用高剂量化疗药物进行预处理治疗。这种治疗常会导致口腔黏膜炎的副作用——冰淇淋就是为预防这种副作用准备的。预防副作用的原理在于降低口腔温度,这样能收缩血管,减少粘膜组织接触到的药物剂量。

含冰块或者喝冰水不行吗?当然也可以,但又有谁会拒绝香甜的冰淇淋呢——尤其当它们还是医院餐厅免费提供的时候。

工程学奖:转旋钮用几根手指?

人们会用几根手指来转动旋钮?本届工程学奖得主观察了这背后的规律。

研究者制作了直径从7毫米到130毫米不等的一系列木质圆柱旋钮,大约相当于是从一支笔到一张CD的尺寸跨度。他们邀请受试者分别转动这些旋钮,并分析了他们的动作变化。

他们发现:旋钮直径达到10~11毫米时,转旋钮的手指从2根变成3根;直径达到23~26毫米时,使用的手指变成4根;直径到了45~50毫米以上,就要用全部5根手指来转了。

这些观察主要是为了给工业设计提供参考,让旋钮使用起来更加舒适。

艺术史奖:陶罐上的灌肠场景

下面这幅陶罐上的图画描绘了正在用特制“注射器”给自己做灌肠的男子。这看起来或许很怪,但对古代玛雅人而言,灌肠似乎却是一种稀松平常的创作题材。

在玛雅文明古典时期的后期,这种灌肠的场景屡次在陶器绘画中出现 | Peter Furst.

今年艺术史奖的两位获奖者,用长达50页的论文详细分析了这些古代玛雅陶罐上的灌肠场景,推测了灌肠的操作方法和它代表的意义。在这里,人们灌肠不是为了治疗疾病,而是在进行某种宗教仪式,他们有可能在自己的肠子里灌入了发酵酒精饮料。

研究者用红薯做的模型演示灌肠器具的形状和尺寸

在理论分析之外,作者之一Peter de Smet还亲自挑战了灌肠,只能说科学家的实践精神令人敬佩。他分四次灌进了总计0.5升5%的酒精溶液,并证明了灌肠也像喝酒一样醉人。(危险操作,请勿模仿)

物理奖:小鸭子排队

小鸭子游泳有着统一的队形:它们总是在鸭妈妈身后整齐地排成一纵列。物理奖的几位得主通过数学模型计算了这种游泳方式的好处。

他们发现,只要保持合适的距离,跟在妈妈正后方的小鸭子就可以减少波阻力,用更少的能量就可以游泳前进。每只小鸭子不仅享受着省力划水的好处,同时也能将这种效应沿着队列传递给下一只小鸭子。队伍中的第一只小鸭子获得的收益最大,此后第二、第三只收益递减,再往后的小鸭子获得的收益则基本持平。利用这种队形,或许也能让船只减少能量消耗。

和平奖:如何散播小道消息

在讲八卦、散播小道消息时,人们何时会选择实话实说,何时会选择说谎?这组研究者对散播流言的策略问题展开了模型分析,试图找到利益最大化的选项。

小道消息,听说我们得搞笑诺奖了!

当然,为了建立数学模型,研究者把问题进行了相当程度的简化。在他们的分析中有三个角色:传播小道消息的人、接收信息的人、以及被八卦的目标对象。接收信息的人与被八卦对象会进行一场双人游戏,双方均可选择合作或不合作,以此达到不同的收益。传播小道消息的人不参与游戏,但可以向接收者透露被八卦对象的行动信息,以此影响游戏结果——研究者关注的正是这个人是否应该选择讲真话。

且不说模型研究结果是否适用于实际情况,通过散播小道消息维护和平,这个思路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

经济学奖:成功全凭运气?

才能和运气哪个对成功更重要?这几位获奖者试图从数学模型中寻找量化的答案。他们模拟了一群人在40年工作时间中的兴衰成败,由此发现那些最有才华的个体其实很少是最成功的,而运气对成功的作用比人们预想的还要更大。

这样的结论或许让你也很有共鸣,但必须说明的是:这只是一项非常简化的模型分析。这里只有一个虚拟的方块世界,虚拟小人在其中随机遇到一些四处游走的“事件”,并根据事件的性质与自身“才华”决定此后的走向。

安全工程奖:假鹿碰撞模型

为了提升交通安全,人们常用模拟假人进行碰撞测试,而瑞典获奖者Magnus Gens则制作了碰撞测试模型的驼鹿版。在瑞典有数十万头驼鹿,在公路上与驼鹿相撞的事故也时有发生。

在工程师的眼中,这就是一头鹿。| Magnus Gens

这头假鹿长得十分抽象,甚至连头都没有,但它的设计其实很讲究。假鹿模型由一片片橡胶与钢丝绳组装而成,研究者仔细地挑选了柔软而极具韧性的橡胶品种,还在其中设置空腔,将密度与质量分布小心地调整到与真鹿十分相似的状态。实际测试也显示,假鹿模型很好地还原了与真实驼鹿相撞的事故特征。

利用驼鹿模型进行的撞击测试 | CarPro1993 – Crash Test Archive

最后,这场线上颁奖照例在心理语言学家珍·贝科·格里森(Jean Berko Gleason)只有两个词的“Goodbye. Goodbye.”讲话中结束。

搞笑诺贝尔奖的奖项,授予那些“乍看令人大笑,再看引人深思”的研究。这已经是搞笑诺奖第三年在线上颁奖了,真希望明年能看到它重新回到现场。

以及你也看出来了,他们蛮穷的,因此搞笑诺奖创办人马克·亚伯拉罕斯(Marc Abrahams)在颁奖典礼上号召亿万富翁为他们捐款(还说百万富翁勉强也行)……我是没钱,有钱的果壳读者朋友们可以考虑一下……

参考文献

[1]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62-021-01197-3

[2]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10027722000580

[3]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3625967/

[4]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8-021-02002-x

[5]https://www.jstage.jst.go.jp/article/jssdj/45/5/45_KJ00001647367/_article/-char/en

[6]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528674/

[7]https://www.cambridge.org/core/journals/journal-of-fluid-mechanics/article/waveriding-and-wavepassing-by-ducklings-in-formation-swimming/94759A0FF7070D9D7CAC5907594B1781

[8]https://royalsocietypublishing.org/doi/10.1098/rstb.2020.0300

[9]https://www.researchgate.net/publication/323302956_Talent_vs_Luck_the_role_of_randomness_in_success_and_failure

[10]https://citeseerx.ist.psu.edu/viewdoc/download?doi=10.1.1.544.4445&rep=rep1&type=pdf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果壳 (ID:Guokr42),作者:窗敲雨

-

本文作者:-

英雄所见略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本站不能对用户发表的回答或评论的正确性进行保证,用户的一切投稿由用户自行负责,与本站无关。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