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达鸭为谁做了嫁衣?

可达鸭为谁做了嫁衣?

文|DoNews翟子瑶


编辑|李可馨


让王珂没想到的是,居家隔离期间,却因为可达鸭的爆火,忙了起来。


最近他在代工厂和订购可达鸭的客户之间周旋,一边充当“微商”的角色,一边成了代工厂的远程“监工”,随时注意工厂的生产进度和质量。山寨代工厂难免会出现瑕疵,他只需要让工厂的失误降到最低,并谈妥一个让客户接受的山寨可达鸭的价格。


炎夏难捱的疫情封控与居家隔离,任何在家能轻松完成的娱乐项目,都容易让成年人获得满足。双手交替举手的可达鸭,成为大小孩们的快乐,甚至是值得炫耀的社交货币。


可达鸭一时间在二手平台上卖到1000-3000元不等。然而在1688上搜索发现,来自浙江义乌的可达鸭们只需要100元左右。这让代工厂和“微商们”看到了突如其来的商机。


01、“万年老二”上位


相比于皮卡丘,可达鸭是“万年老二”的配角,在宝可梦 25 周年投票中,可达鸭挤不进前 30,衍生品宣传中也总是站不到 C 位,可爱却很难上位。


而跟肯德基联名后,可达鸭终于扬眉吐气了。


“皮卡丘可爱和我可达鸭忠爱粉有什么关系?可达鸭可以放歌,可以跳广场舞,甚至两手一高一低还能传递信息。这哪里是你皮卡丘可以比的?”


“可达鸭补货可达鸭补货可达鸭补货可达鸭补货”


这些都是去肯德基买可达鸭的消费者发出的真实声音。


让可达鸭爆火的或许不是IP本身,而是可让用户二度创作的设计。


周大生珠宝、洁丽雅、LOVO乐蜗家纺等品牌也曾与可达鸭联名,推出过首饰、毛巾、四件套等产品,并没有让品牌出现爆火的效果。


在平行时空文创科技创始人韩冰看来,可达鸭这次之所以出圈的关键在于用户的二度创作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形成更强的传播,可达鸭不仅是个玩具,而是用户在疫情期间表达情绪的出口。从普通用户寻开心到网红蹭热点流量,都让大家疯狂购买可达鸭,形成了较强的传播周期。


可达鸭放着音乐跳着广场舞,结合音乐盒魔性的音乐和小手一上一下的规律摆动,有人在上面寄托愿望——“我要发财,我要解封,我要出门,升职加薪”等各种心愿都在可达鸭一摇一摆的手中带给了大家快乐。


饥饿营销依然是肯德基屡试不爽的套路,只有少数消费者可以买到正版,又给黄牛和山寨代工厂创造了商机。当人们对肯德基的热情散去,更多的注意力又放在了可达鸭玩具本身上。


02、从中牟利的山寨代工厂


王珂在疫情的工作空档期发现了可达鸭供不应求的现象。他在几个代工厂的群里寻找在一周内可以生产可达鸭的工厂,借此在朋友圈卖货。


据王珂介绍,这样的“生意”具有随机性。往往是临时有了玩具需求时,恰好有代工厂在这段时间刚好也有空余时间生产玩具。他们便会组建一个小团队,把正版玩具买到手,然后开模,自主生产,再批发售卖。运气好的时候,他们大概率可以小赚一笔。


批发商、零售商、代工厂之间可以以中间商赚差价的方式,在每个可达鸭中赚5-10元不等的差价。至于朋友圈的“微商”,王珂透露大约每个可达鸭可赚到20元左右。


当然,山寨的玩具避免不了会出现瑕疵。比如在可达鸭左右转动的时候会出现“抖一抖”的动作。由于配件质量难以保证,可达鸭在左右摆动的过程中,会在中间或者两边出现停顿的情况,明显是山寨工厂的产品。


代工厂方面透露:“从拿到可达鸭再到开模,组装零件、上色,基本一周时间就能出货,有限的时间内出现做工上的瑕疵也很正常,而问题大多出现在可达鸭转动过程中出现的卡顿情况。”


然而,大多数的大小孩儿们并不在意玩具抖一抖的翻车现象。对于大部分用户来说,拿到可达鸭发个朋友圈开心一下即可,至于是不是正版或者山寨,他们并不在意。


平行时空文创科技创始人韩冰告诉我们,可达鸭出圈与冰墩墩类似,当市场供不应求时,消费者想买正版买不到,山寨代工厂可以满足他们时,山寨就会被大众所接受。


王珂透露,购买可达鸭的潜在客户群体主要有三类:一是想要拍视频的网红,二是在直播间做活动把可达鸭当赠品的带货主播们,三则是图一时开心想要在社交平台上分享可达鸭视频的普罗大众。


“尤其对于希望把可达鸭作为直播间作为赠品的带货主播们,会花几千块买一个正版的可达鸭,而在后续给消费者的赠品中便用山寨产品充数。”


王珂告诉我们,根据市场需求的变化,工厂订单量会有所起伏,但目前累计数万只的订货量还是有的。


当然,可以相见的是,当可达鸭火极一时之后,未按需生产的囤积,必然引发难以消化的库存问题。而在娱乐与商机之间,也存在着法律风险。


有律师对此分析道:“在交易过程中,经营者还需对所交易之可达鸭的状态、质量、瑕疵情况等进行全面客观的描述,对于收到商品不满意且未影响二次销售的消费者,还应保障其七天无理由退货的权益。”


“若经营者存在欺诈行为,如可达鸭质量与其描述严重不符,可达鸭规格与宣传差别巨大的,经营者还应当向消费者承担赔偿责任,赔偿金额为购买价格的三倍,若加倍金额不足五百元的,赔偿金额为五百元。如果价格确实过高,严重违背生产经营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的,还可以适用价格法等规定进行约束和管制。”


03、活跃在朋友圈的代拍交易


“可达鸭视频一条5元,文案自拟,可重拍,不退货,首批接单50条,两天内交完。“


这是拿到可达鸭玩具的用户活跃在朋友圈的“交易”。可达鸭的买家在这过程中发现了代拍代录小视频的商机。


私人定制的可达鸭小视频,包括文案定制、可达鸭的摇摆方向。据了解,买这类小视频的主要有两种客户,一种是蹭热点,增加流量需求的网红们需要可达鸭视频在社交媒体传播,另一种则是普通用户,把可达鸭当作社交货币一样在朋友圈分享。


王珂透露,类似代拍视频的业务,并不是可达鸭催生出来的现象,冰墩墩等其他周边出圈时,同样也出现了代拍业务。


而可达鸭这次二度创作的模式,与黑人喊话在国内各大社交平台上走红的玩法如出一辙。


2015年天津塘沽大爆炸时,一名叫威哥的天津网友收到了他的一位远在非洲工作的朋友发来的一张照片,一位非洲小孩举着一张A4纸,上面写着“天津加油”的字样。威哥看到后深受感动,并将其上传至贴吧之中,引起各方网友的注意。


随后,陆续有网友私聊威哥,想以同样的形式,写上几句祝福送给身边的亲友。随着需求不断增加,威哥意识到这是一门既有创意,也算善举的生意,便慢慢将资源整合起来,开了一家专门接单的黑人喊话网店。


当这类需求增加和运营模式成熟后,这种业务就已经形成一套成熟的产业链,在电商平台上呈现百花齐放的姿态。


消费者只要在国内的电商平台上搜索“外国人”、“喊话”、“祝福”等关键词,就能找到各种类型的隔空喊话,根据价位的不同,这些喊话的外国人也能提供喊话以外的表演。卖家只需要在下单后将要说的文字发送给店家,店家便能组织团队拍摄对应的视频。


历史不会重复,但总在押韵。


可达鸭这次就成为动漫IP版本的隔空喊话。而此次参与生产的代工厂、批发商、零售商中,也不乏有此前生产冰墩墩代工厂的团队。虽然有后期货物囤积卖不完的风险,但他们还是希望在消费者的热情褪去之前,捞一桶金。


作为文创行业正版IP的授权方,韩冰对此也是“哭笑不得”,消费者对于衍生品的热情对行业是极好的,但却衍生出了更多的山寨工厂从中牟利,让他很无奈。


但无论如何,当消费者的需求热情,不断催熟衍生品行业规范时,正版授权的衍生品公司才会迎来更多机会。

文|DoNews翟子瑶


编辑|李可馨


让王珂没想到的是,居家隔离期间,却因为可达鸭的爆火,忙了起来。


最近他在代工厂和订购可达鸭的客户之间周旋,一边充当“微商”的角色,一边成了代工厂的远程“监工”,随时注意工厂的生产进度和质量。山寨代工厂难免会出现瑕疵,他只需要让工厂的失误降到最低,并谈妥一个让客户接受的山寨可达鸭的价格。


炎夏难捱的疫情封控与居家隔离,任何在家能轻松完成的娱乐项目,都容易让成年人获得满足。双手交替举手的可达鸭,成为大小孩们的快乐,甚至是值得炫耀的社交货币。


可达鸭一时间在二手平台上卖到1000-3000元不等。然而在1688上搜索发现,来自浙江义乌的可达鸭们只需要100元左右。这让代工厂和“微商们”看到了突如其来的商机。


01、“万年老二”上位


相比于皮卡丘,可达鸭是“万年老二”的配角,在宝可梦 25 周年投票中,可达鸭挤不进前 30,衍生品宣传中也总是站不到 C 位,可爱却很难上位。


而跟肯德基联名后,可达鸭终于扬眉吐气了。


“皮卡丘可爱和我可达鸭忠爱粉有什么关系?可达鸭可以放歌,可以跳广场舞,甚至两手一高一低还能传递信息。这哪里是你皮卡丘可以比的?”


“可达鸭补货可达鸭补货可达鸭补货可达鸭补货”


这些都是去肯德基买可达鸭的消费者发出的真实声音。


让可达鸭爆火的或许不是IP本身,而是可让用户二度创作的设计。


周大生珠宝、洁丽雅、LOVO乐蜗家纺等品牌也曾与可达鸭联名,推出过首饰、毛巾、四件套等产品,并没有让品牌出现爆火的效果。


在平行时空文创科技创始人韩冰看来,可达鸭这次之所以出圈的关键在于用户的二度创作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形成更强的传播,可达鸭不仅是个玩具,而是用户在疫情期间表达情绪的出口。从普通用户寻开心到网红蹭热点流量,都让大家疯狂购买可达鸭,形成了较强的传播周期。


可达鸭放着音乐跳着广场舞,结合音乐盒魔性的音乐和小手一上一下的规律摆动,有人在上面寄托愿望——“我要发财,我要解封,我要出门,升职加薪”等各种心愿都在可达鸭一摇一摆的手中带给了大家快乐。


饥饿营销依然是肯德基屡试不爽的套路,只有少数消费者可以买到正版,又给黄牛和山寨代工厂创造了商机。当人们对肯德基的热情散去,更多的注意力又放在了可达鸭玩具本身上。


02、从中牟利的山寨代工厂


王珂在疫情的工作空档期发现了可达鸭供不应求的现象。他在几个代工厂的群里寻找在一周内可以生产可达鸭的工厂,借此在朋友圈卖货。


据王珂介绍,这样的“生意”具有随机性。往往是临时有了玩具需求时,恰好有代工厂在这段时间刚好也有空余时间生产玩具。他们便会组建一个小团队,把正版玩具买到手,然后开模,自主生产,再批发售卖。运气好的时候,他们大概率可以小赚一笔。


批发商、零售商、代工厂之间可以以中间商赚差价的方式,在每个可达鸭中赚5-10元不等的差价。至于朋友圈的“微商”,王珂透露大约每个可达鸭可赚到20元左右。


当然,山寨的玩具避免不了会出现瑕疵。比如在可达鸭左右转动的时候会出现“抖一抖”的动作。由于配件质量难以保证,可达鸭在左右摆动的过程中,会在中间或者两边出现停顿的情况,明显是山寨工厂的产品。


代工厂方面透露:“从拿到可达鸭再到开模,组装零件、上色,基本一周时间就能出货,有限的时间内出现做工上的瑕疵也很正常,而问题大多出现在可达鸭转动过程中出现的卡顿情况。”


然而,大多数的大小孩儿们并不在意玩具抖一抖的翻车现象。对于大部分用户来说,拿到可达鸭发个朋友圈开心一下即可,至于是不是正版或者山寨,他们并不在意。


平行时空文创科技创始人韩冰告诉我们,可达鸭出圈与冰墩墩类似,当市场供不应求时,消费者想买正版买不到,山寨代工厂可以满足他们时,山寨就会被大众所接受。


王珂透露,购买可达鸭的潜在客户群体主要有三类:一是想要拍视频的网红,二是在直播间做活动把可达鸭当赠品的带货主播们,三则是图一时开心想要在社交平台上分享可达鸭视频的普罗大众。


“尤其对于希望把可达鸭作为直播间作为赠品的带货主播们,会花几千块买一个正版的可达鸭,而在后续给消费者的赠品中便用山寨产品充数。”


王珂告诉我们,根据市场需求的变化,工厂订单量会有所起伏,但目前累计数万只的订货量还是有的。


当然,可以相见的是,当可达鸭火极一时之后,未按需生产的囤积,必然引发难以消化的库存问题。而在娱乐与商机之间,也存在着法律风险。


有律师对此分析道:“在交易过程中,经营者还需对所交易之可达鸭的状态、质量、瑕疵情况等进行全面客观的描述,对于收到商品不满意且未影响二次销售的消费者,还应保障其七天无理由退货的权益。”


“若经营者存在欺诈行为,如可达鸭质量与其描述严重不符,可达鸭规格与宣传差别巨大的,经营者还应当向消费者承担赔偿责任,赔偿金额为购买价格的三倍,若加倍金额不足五百元的,赔偿金额为五百元。如果价格确实过高,严重违背生产经营成本和市场供求状况的,还可以适用价格法等规定进行约束和管制。”


03、活跃在朋友圈的代拍交易


“可达鸭视频一条5元,文案自拟,可重拍,不退货,首批接单50条,两天内交完。“


这是拿到可达鸭玩具的用户活跃在朋友圈的“交易”。可达鸭的买家在这过程中发现了代拍代录小视频的商机。


私人定制的可达鸭小视频,包括文案定制、可达鸭的摇摆方向。据了解,买这类小视频的主要有两种客户,一种是蹭热点,增加流量需求的网红们需要可达鸭视频在社交媒体传播,另一种则是普通用户,把可达鸭当作社交货币一样在朋友圈分享。


王珂透露,类似代拍视频的业务,并不是可达鸭催生出来的现象,冰墩墩等其他周边出圈时,同样也出现了代拍业务。


而可达鸭这次二度创作的模式,与黑人喊话在国内各大社交平台上走红的玩法如出一辙。


2015年天津塘沽大爆炸时,一名叫威哥的天津网友收到了他的一位远在非洲工作的朋友发来的一张照片,一位非洲小孩举着一张A4纸,上面写着“天津加油”的字样。威哥看到后深受感动,并将其上传至贴吧之中,引起各方网友的注意。


随后,陆续有网友私聊威哥,想以同样的形式,写上几句祝福送给身边的亲友。随着需求不断增加,威哥意识到这是一门既有创意,也算善举的生意,便慢慢将资源整合起来,开了一家专门接单的黑人喊话网店。


当这类需求增加和运营模式成熟后,这种业务就已经形成一套成熟的产业链,在电商平台上呈现百花齐放的姿态。


消费者只要在国内的电商平台上搜索“外国人”、“喊话”、“祝福”等关键词,就能找到各种类型的隔空喊话,根据价位的不同,这些喊话的外国人也能提供喊话以外的表演。卖家只需要在下单后将要说的文字发送给店家,店家便能组织团队拍摄对应的视频。


历史不会重复,但总在押韵。


可达鸭这次就成为动漫IP版本的隔空喊话。而此次参与生产的代工厂、批发商、零售商中,也不乏有此前生产冰墩墩代工厂的团队。虽然有后期货物囤积卖不完的风险,但他们还是希望在消费者的热情褪去之前,捞一桶金。


作为文创行业正版IP的授权方,韩冰对此也是“哭笑不得”,消费者对于衍生品的热情对行业是极好的,但却衍生出了更多的山寨工厂从中牟利,让他很无奈。


但无论如何,当消费者的需求热情,不断催熟衍生品行业规范时,正版授权的衍生品公司才会迎来更多机会。

-

本文作者:-

英雄所见略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