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汽车之困:没有新车型该怎么讲好新故事?

理想汽车之困:没有新车型该怎么讲好新故事?

文|DoNews 张宇


编辑|杨博丞


在汽车产业链大面积停滞、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疯涨的恶劣行情下,头部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率先交出了一季度的业绩答卷。


5月10日,理想汽产发布了2022年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总体来看,理想财报的一季度财报并没有十分亮眼,其总营收和净利润维持了相对平稳的态势。


但危机也即将到来,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受疫情影响很多供应商完全停工、停运,导致现有零部件库存消化后无法继续维持生产,将直接影响到汽车厂商的生产和交付。


在一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理想汽车总裁沈亚楠也表示,二季度业绩指引基于当前长三角地区疫情有所缓解的情况,但是困难仍然非常严峻,有很多供应商没办法迅速复工复产,综合来看有积极的迹象,但是仍然有风险。现在理想汽车在手订单是足够的,目前最大的风险是供应商的生产状况。


由盈转亏,一季度亏损1090万


根据一季度财报,理想汽车的总营收为95.6亿元,较2021年一季度的35.8亿元增加167.5%,较2021年四季度的106.2亿元减少10.0%,同一时期,净利润为-1090万元,较2021年一季度的-3.6亿元大幅收窄97%,较2021年四季度的2.96亿元减少103.7%。


其中,车辆销售收入为93.1亿元,较2021年一季度的34.6亿元增加168.7%,较2021年四季度的103.8亿元减少10.3%。车辆销售收入较2021年一季度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交付量的增加,2022年一季度,理想汽车的交付量为31716辆,同比增长152.1%。


相比之下,远远超出市场预期的是毛利率。2022年一季度,理想汽车的毛利率为22.6%,较2021年一季度的17.3%和2021年四季度的22.4%均有所增长,其中,车辆毛利率为22.4%,较2021年同期的16.9%上升了5.5个百分点。


尽管理想汽车的毛利率维持了稳中有升的态势,但依旧没能延续2021年四季度的盈利神话,各项费用的支出依旧是理想汽车亏损的主要原因,其中,研发费用为13.7亿元,较2021年年同期增长167.0%,较2021年四季度增长11.7%,而销售、一般及管理费用为12.0亿元,较2021年同期增长135.9%,较2021年四季度增长6.8%。


销售、一般及管理费用的提升原因在于理想汽车持续拓展销售和服务网络。截至2022年3月31日,理想汽车共拥有217 家零售中心,覆盖102座城市,并于211座城市运营287家售后维修中心及理想汽车授权钣喷中心。作为对比,在2021年8月理想汽车赴港上市前,其共拥有109家零售中心和176家售后维修中心及理想汽车授权钣喷中心。


一位新能源汽车行业人士向DoNews表示,造车新势力正处在盈利能力改善的加速期,研发费用支出导致其仍处于亏损之中,但不断攀升的车辆毛利率已经显示出了造车新势力的盈利能力。


2021年2月,理想汽车CEO李想曾在内部信中表示,新能源汽车未来十年会超高速增长,2025年,理想汽车要占据20%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第一智能电动车企业。


为了适应更激烈的市场竞争,也为了提前应对可能因为规模增长过快而带来的资金短缺问题,理想汽车不得不加大现金储备。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理想汽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定期存款及短期投资总额为511.9亿元。


相比之下,在蔚来提交给新加坡交易所的一份补充文件中,其披露截至2022年2月28日,蔚来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定期存款及短期投资总额为526.5亿元。理想汽车的现金储备仍弱于蔚来。


整体来看,理想汽车的一季度财报中规中矩,然而真正严酷的考验还未到来。


5月1日,造车新势力纷纷发布了2022年4月份的成绩单,其中,蔚来的交付量为5074台,同比下滑28.5%;小鹏汽车的交付量为9002台,同比增长75%;理想汽车的交付量为4167台,同比下滑24.7%。


造车新势力交付量腰斩的主要原因是以上海为核心的长三角地区爆发了较为严重的疫情,部分供应商完全停工、停运,对汽车生产产生了巨大影响,而理想汽车的主要生产地在江苏常州,蔚来的主要生产地在安徽合肥,均处在长三角地区。


国信证券在研报中指出,上海共有17家汽车零部件上市企业,2020年总营收达到1773亿元,这些企业主要供应的汽车厂商有上汽集团、宇通客车、东风汽车、福特、戴姆勒、本田和丰田等。


理想汽车也给出了相对保守的业绩预测,其表示2022年二季度的交付量为21000-24000辆,即环比下滑24.3%-33.8%,并且总营收也将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为61.6-70.4亿元,环比下降26.4%-35.6%。


可以预见的是,在2022年二季度,理想汽车等造车新势力的财务报告或将面临着严重下滑的尴尬局面。


新车型能否帮助理想汽车步入坦途?


在头部造车新势力中,理想汽车较为特殊。不同于拥有多款车型的蔚来和小鹏汽车,自2019年12月开启交付以来,理想汽车从始至终凭借一款车型打天下。


“事实上,理想汽车早就需要一款新车型打开其生存空间了。”上述行业人士说道,“虽然理想汽车仅凭借理想ONE一款车型超越了竞争对手已实属不易,但同时也要看到的是,在面对市场日益激烈的竞争,仅靠一款车型显然不足以支撑起日后的发展,而且一旦销量不及预期,就会承受巨大的压力。”


理想汽车3年只造一款车,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李想的创业思路的映射。此前,李想在微博文章《关于硬件产品经理的升级模式》中写道,“要么成为爆品,要么成为先烈”。


理想汽车战略部负责人张辉则一语道破了李想的创业思路,“他的这些方法论是以前就有的,圈定一个非常非常明确的用户群,然后为这群用户去打造产品。”


这样的创业思路得到了延续。5月10日,理想汽车对外宣布,理想汽计划于三季度交付第二款车型,即专为家庭用户打造的智能旗舰SUV理想L9。


在一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李想向外界阐述了未来理想汽车的发展战略,他表示,到2025年,理想汽车整体的产品策略和战略仍然是服务有孩子的家庭用户,“我们的产品方案与iPhone非常类似,在不同的价位,精准满足不同的消费需求。这就是理想汽车的核心产品策略。今年包含理想L9在内,到明年理想会推出3款产品,包含全新一代增程的旗舰产品、全新BEV高压平台的产品,也包含明年第一款20至30万的中型车的产品。”


事实上,理想汽车早就意识到了单一车型带来的掣肘,扩充产品矩阵已迫在眉睫。在理想汽车提交给港交所的招股书中,其表示,自2023年起,计划每年至少推出两款高压纯电动车型。


尽管李想打着复制iPhone产品策略的旗帜,但抛开疫情影响下的汽车供应链因素,谁也无法预测理想L9会为其来带来多少业绩增长和交付量增长。对于扩充产品矩阵,李想的态度是“可以承受亏损,但要稳住毛利率”,这意味着理想汽车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或将继续承受亏损之重。


值得一提的是,理想汽车正面临着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的追赶。在4月份,零跑汽车和哪吒汽车的交付量分别为9087辆和8813辆,均远超理想汽车。


零跑汽车一向声称“全域自研”,即汽车厂商从智能驾驶到智能座舱再到三电系统全方位自研自产。长远来看,这种模式或将打破成本约束、增强核心竞争力。3月17日,零跑汽车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书,尽管募资额未披露,但如果能顺利上市,零跑汽车将成为第四家在港股上市的造车新势力,同时也能借资本市场回血。


此外,理想汽车面临的困难要比竞争对手多一些,其采用特斯拉式的自建工厂模式,承担土地、建厂、生产设备等成本。


上述行业人士向DoNews坦言,自建工厂模式加重了理想汽车的亏损程度,在叠加疫情因素的影响下,等待理想汽车的或是一段无法预知的困难。

文|DoNews 张宇


编辑|杨博丞


在汽车产业链大面积停滞、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疯涨的恶劣行情下,头部造车新势力理想汽车率先交出了一季度的业绩答卷。


5月10日,理想汽产发布了2022年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总体来看,理想财报的一季度财报并没有十分亮眼,其总营收和净利润维持了相对平稳的态势。


但危机也即将到来,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受疫情影响很多供应商完全停工、停运,导致现有零部件库存消化后无法继续维持生产,将直接影响到汽车厂商的生产和交付。


在一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理想汽车总裁沈亚楠也表示,二季度业绩指引基于当前长三角地区疫情有所缓解的情况,但是困难仍然非常严峻,有很多供应商没办法迅速复工复产,综合来看有积极的迹象,但是仍然有风险。现在理想汽车在手订单是足够的,目前最大的风险是供应商的生产状况。


由盈转亏,一季度亏损1090万


根据一季度财报,理想汽车的总营收为95.6亿元,较2021年一季度的35.8亿元增加167.5%,较2021年四季度的106.2亿元减少10.0%,同一时期,净利润为-1090万元,较2021年一季度的-3.6亿元大幅收窄97%,较2021年四季度的2.96亿元减少103.7%。


其中,车辆销售收入为93.1亿元,较2021年一季度的34.6亿元增加168.7%,较2021年四季度的103.8亿元减少10.3%。车辆销售收入较2021年一季度大幅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交付量的增加,2022年一季度,理想汽车的交付量为31716辆,同比增长152.1%。


相比之下,远远超出市场预期的是毛利率。2022年一季度,理想汽车的毛利率为22.6%,较2021年一季度的17.3%和2021年四季度的22.4%均有所增长,其中,车辆毛利率为22.4%,较2021年同期的16.9%上升了5.5个百分点。


尽管理想汽车的毛利率维持了稳中有升的态势,但依旧没能延续2021年四季度的盈利神话,各项费用的支出依旧是理想汽车亏损的主要原因,其中,研发费用为13.7亿元,较2021年年同期增长167.0%,较2021年四季度增长11.7%,而销售、一般及管理费用为12.0亿元,较2021年同期增长135.9%,较2021年四季度增长6.8%。


销售、一般及管理费用的提升原因在于理想汽车持续拓展销售和服务网络。截至2022年3月31日,理想汽车共拥有217 家零售中心,覆盖102座城市,并于211座城市运营287家售后维修中心及理想汽车授权钣喷中心。作为对比,在2021年8月理想汽车赴港上市前,其共拥有109家零售中心和176家售后维修中心及理想汽车授权钣喷中心。


一位新能源汽车行业人士向DoNews表示,造车新势力正处在盈利能力改善的加速期,研发费用支出导致其仍处于亏损之中,但不断攀升的车辆毛利率已经显示出了造车新势力的盈利能力。


2021年2月,理想汽车CEO李想曾在内部信中表示,新能源汽车未来十年会超高速增长,2025年,理想汽车要占据20%的市场份额,成为中国第一智能电动车企业。


为了适应更激烈的市场竞争,也为了提前应对可能因为规模增长过快而带来的资金短缺问题,理想汽车不得不加大现金储备。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理想汽车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定期存款及短期投资总额为511.9亿元。


相比之下,在蔚来提交给新加坡交易所的一份补充文件中,其披露截至2022年2月28日,蔚来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制现金、定期存款及短期投资总额为526.5亿元。理想汽车的现金储备仍弱于蔚来。


整体来看,理想汽车的一季度财报中规中矩,然而真正严酷的考验还未到来。


5月1日,造车新势力纷纷发布了2022年4月份的成绩单,其中,蔚来的交付量为5074台,同比下滑28.5%;小鹏汽车的交付量为9002台,同比增长75%;理想汽车的交付量为4167台,同比下滑24.7%。


造车新势力交付量腰斩的主要原因是以上海为核心的长三角地区爆发了较为严重的疫情,部分供应商完全停工、停运,对汽车生产产生了巨大影响,而理想汽车的主要生产地在江苏常州,蔚来的主要生产地在安徽合肥,均处在长三角地区。


国信证券在研报中指出,上海共有17家汽车零部件上市企业,2020年总营收达到1773亿元,这些企业主要供应的汽车厂商有上汽集团、宇通客车、东风汽车、福特、戴姆勒、本田和丰田等。


理想汽车也给出了相对保守的业绩预测,其表示2022年二季度的交付量为21000-24000辆,即环比下滑24.3%-33.8%,并且总营收也将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为61.6-70.4亿元,环比下降26.4%-35.6%。


可以预见的是,在2022年二季度,理想汽车等造车新势力的财务报告或将面临着严重下滑的尴尬局面。


新车型能否帮助理想汽车步入坦途?


在头部造车新势力中,理想汽车较为特殊。不同于拥有多款车型的蔚来和小鹏汽车,自2019年12月开启交付以来,理想汽车从始至终凭借一款车型打天下。


“事实上,理想汽车早就需要一款新车型打开其生存空间了。”上述行业人士说道,“虽然理想汽车仅凭借理想ONE一款车型超越了竞争对手已实属不易,但同时也要看到的是,在面对市场日益激烈的竞争,仅靠一款车型显然不足以支撑起日后的发展,而且一旦销量不及预期,就会承受巨大的压力。”


理想汽车3年只造一款车,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李想的创业思路的映射。此前,李想在微博文章《关于硬件产品经理的升级模式》中写道,“要么成为爆品,要么成为先烈”。


理想汽车战略部负责人张辉则一语道破了李想的创业思路,“他的这些方法论是以前就有的,圈定一个非常非常明确的用户群,然后为这群用户去打造产品。”


这样的创业思路得到了延续。5月10日,理想汽车对外宣布,理想汽计划于三季度交付第二款车型,即专为家庭用户打造的智能旗舰SUV理想L9。


在一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李想向外界阐述了未来理想汽车的发展战略,他表示,到2025年,理想汽车整体的产品策略和战略仍然是服务有孩子的家庭用户,“我们的产品方案与iPhone非常类似,在不同的价位,精准满足不同的消费需求。这就是理想汽车的核心产品策略。今年包含理想L9在内,到明年理想会推出3款产品,包含全新一代增程的旗舰产品、全新BEV高压平台的产品,也包含明年第一款20至30万的中型车的产品。”


事实上,理想汽车早就意识到了单一车型带来的掣肘,扩充产品矩阵已迫在眉睫。在理想汽车提交给港交所的招股书中,其表示,自2023年起,计划每年至少推出两款高压纯电动车型。


尽管李想打着复制iPhone产品策略的旗帜,但抛开疫情影响下的汽车供应链因素,谁也无法预测理想L9会为其来带来多少业绩增长和交付量增长。对于扩充产品矩阵,李想的态度是“可以承受亏损,但要稳住毛利率”,这意味着理想汽车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或将继续承受亏损之重。


值得一提的是,理想汽车正面临着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的追赶。在4月份,零跑汽车和哪吒汽车的交付量分别为9087辆和8813辆,均远超理想汽车。


零跑汽车一向声称“全域自研”,即汽车厂商从智能驾驶到智能座舱再到三电系统全方位自研自产。长远来看,这种模式或将打破成本约束、增强核心竞争力。3月17日,零跑汽车向港交所提交了上市申请书,尽管募资额未披露,但如果能顺利上市,零跑汽车将成为第四家在港股上市的造车新势力,同时也能借资本市场回血。


此外,理想汽车面临的困难要比竞争对手多一些,其采用特斯拉式的自建工厂模式,承担土地、建厂、生产设备等成本。


上述行业人士向DoNews坦言,自建工厂模式加重了理想汽车的亏损程度,在叠加疫情因素的影响下,等待理想汽车的或是一段无法预知的困难。

-

本文作者:-

英雄所见略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