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物“作茧”

得物“作茧”

文|氢消费 三 井


编辑|李可馨


字节跳动考虑出售得物少数股权的传闻,让面临增长瓶颈的得物,再度受到热议。


得物曾凭借一句“先鉴定,后发货”的口号,成功收获了一波粉丝,Apple Store下载接近200万次,成为了青少年和潮人群体中最炙手可热的电商平台。


得物原名“毒”,最早由虎扑的联合创始人杨冰一手打造。虎扑作为国内最早的体育论坛,其中的运动装备区和鉴定区可谓是得物的雏形。


杨冰发现,由于早起信息传播不发达,导致全国各地的篮球爱好者不能买到心仪的装备,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并开拓运动装备消暑市场,得物应运而生。


01 从默默无闻到一家“毒”大


得物原来是以球鞋鉴定平台和球鞋二手销售(二手销售是指转卖新鞋,并不是卖二手鞋)平台起家的,借鉴了美国球鞋巨头StockX的运营模式:


买家在平台购买后,卖家发货至平台,经过平台检验无误后发给卖家,平台对卖家收取一定的服务费,以此盈利。至于球鞋鉴定部分,鉴定服务单次5元,用户按照平台规定的格式拍摄球鞋的各部分图片并上传,而后鉴定师给出鉴定报告。


得物的早期用户主要来自虎扑的运动装备区和鉴定区,得物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个人卖家之间因球鞋真假所导致的纠纷。在那个互联网购物刚刚兴起的时代,国内没有正规的线上运动购买渠道,线下的私人实体店和淘宝占据主导地位。


彼时,球鞋在中国尚属小众领域,加之发售信息和货量不透明的缘故,导致当时国内的球鞋市场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各类热门鞋款的价格被鞋贩子哄抬至很高的价格。


球鞋市场长时间处于卖方市场让贩子们固步自封,一味地寻求利益最大化和长期真假混卖,导致国内的球鞋市场长期处于畸形状态,无人监管,各种大V对于球鞋真假“一言堂”,小白则常常被真假难辨信息“混淆视听”。


“毒”的出现,让国内的球鞋市场有了一个信息交互和交易的平台,国内的球鞋市场也随着“毒”的不断发展而日益完善。“毒”整合了虎扑鉴定区和装备的元老和骨干,以“先鉴定,后发货”的slogan,打破了淘宝酷动城的垄断。


早期“毒”上的用户以个人卖家为主,个人卖家的销售目的大体分为两类:1.中签后转手,获取差价;2.二手闲置转手,商品变现。


大量个人卖家进入市场,导致国内的球鞋市场趋于正常,在2015年更是到达了近十年以来前所未有的黄金时期,许多经典的鞋款都可以低于原价入手,“毒”于2015年的成立,对于打破线上经销商的垄断功不可没。


相较于同期个人卖家主要的交易平台闲鱼而言,这种线上个人卖家与买家之间无需沟通的交易模式受到消费者喜爱。有平台作为验货的质保,买卖双方无需对球鞋品相发生不必要的争议,平台的检验标准能解满足大部分的消费者衡量标准。


此后,“毒”一直稳步前行,品牌规模不断壮大,品牌价值也不断提升。特殊快递包装这一举措让“毒”的知名度更上一层楼。不得不说,这一举措开创了国内外球鞋平台的先河。


消费者在“毒”平台购买商品后,收到的快递外包装都带有“毒”的标识。颜色也进行了调整,原来鞋的外包装是棕色,衣服和饰品包装为黑色,但这似乎并不那么瞩目。此后,平台将所有快递外包装统一调整为更为鲜艳醒目的湖水蓝。


这一招深深地抓住了消费者的心理,湖水蓝的颜色在快递站的众多快递中,一眼便能脱颖而出,且物流配送全部为快递中口碑、服务最好的顺丰和京东(后期少量海外直邮产品为中通配送),这便能让消费者在潜意识中体会到消费的满足感。


湖水蓝鞋盒一时间也成为了社交平台上宠儿,弄潮儿们纷纷po出湖水蓝快递盒,评论区纷纷议论购买渠道。正是利用这样个性化的细节,“毒”开始在青少年群体中急速扩张,甚至在青年群体中出现了一种奇特的消费心理:在“毒”买鞋能在同龄人中获得一种优越感。


2019年,炒鞋风波席卷国内,“毒”首当其冲,更是登上央视,成为了全社会热议的话题。虽然,这次是以反面教材的方式,但这似乎并没用影响“毒”继续发展的脚步。


显然,类似国外球鞋期货的玩法在国内尚未得到许可,但炒鞋风波之后,“毒”在国内的其他竞争对手“Nice”等平台稍显暗淡,淘宝酷动城也英勇不复当年。自此,国内球鞋市场三足鼎立的形式终于结束,三国归晋、一家“毒”大。


2020年1月1日,“毒”正式更名为得物,取得到好物之意,同时也是“毒”字的拼音。此举意味着,“毒”不再拘泥于球鞋市场,而将着手开始打造一个以男性消费者为主体的、集销售、鉴定、分享一体的潮流社区。


时至今日,得物已经成为了国内前十的电商平台,得物在2021年的GMV为800亿元,已成为我国第九大电商平台。海豚社榜单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5月,平台月活用户大致为8100万人,日活用户为1200万人。


而据易观千帆数据,截至2022年4月,得物用户年龄结构中,24岁以下用户占16.99%,24-35岁用户占63.87%,合计35岁以下用户占比超八成。


02 曾经的发家之本,为何如今屡遭诟病?


“先鉴定,后发货”一直是得物高喊的口号,鉴定服务是得物的安身立命之本,但从消费者反馈而言,得物的鉴定水平似乎并不能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曾经的发家之本,如今却屡遭诟病?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超高速的发展带来的后续问题就是服务水平难以匹配发展速度。商品鉴定这类需要长期打磨的技术工种,短时间内是很难培养起来的,这个行业类似中医,在鉴定过程中,不断地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没有数年的积累是很难有所突破。


而得物的仓库鉴定人员多是招收的“雇佣兵”,并不是所谓的专业人士,经过短期的培训后就可上岗开始所谓的“专业鉴定”。对于球鞋鉴定这一领域,世界范围内确实没有一个规范的行业标准,但应本着对消费者负责的态度,做到尽量专业。


此外,得物App上也有许多图文不匹配的情况。以下为笔者在得物App中找到的几款配图错误的球鞋案例:aj13湖人gs(销量1.3w+)、aj12法国蓝gs(销量2000+)、aj12黑红gs(销量300+)等。



得物平台上架的aj12法国蓝gs图文不符,图片来源:得物、instagram


这几款鞋属于gs品类,全称为Grade School,属于大童款式,尺码在35-40之间,相较于男款会有一定的简配,主要包括鞋型不一样、不含气垫或者碳板改为塑料片等形式。由于很多鞋款不生产女款鞋,女性消费者只能选择购买gs。


以图中款鞋aj13 court purple gs为例,左侧男款鞋型的流线型更加完美,右侧两图的gs版则相对臃肿,仅外观的差异就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效果。更何况这些销量都是在得物平台上销售过几千甚至上万双的鞋款,一个专业平台存在配图错误,不禁令人疑惑。



得物平台上架的aj13 court purple gs图文不符(左图为男款,右两图为gs),图片来源:得物、eBay


或许,一个长期男性消费占主体的平台不太在意女性消费群体?但笔者认为,作为电商平台,图文的匹配度是最重要的。


在线下门店购物时,消费者的亲眼所见比任何描述都更有效,能让消费者最直接地确定对于商品的样式是否满意,但这却是线上购物最最缺失的部分。所以,示例实拍图是商家展现商品真实样貌最重要的途径。这些图文不符的低级错误,不应该出现在长期以来自诩专业的平台上。


或许有人认为,这些细微的差别一般的消费者很难分辨,并不会对消费者产生所谓的影响。但作为专业平台来说,得物应该做的就是将商品准确无误地呈现给消费者,消费者可以分辨不清,但是平台不能扰乱视听。正所谓细节决定成败,这种情况何谈专业呢?


03 看轻卖家群体,做买方市场,如今腹背受敌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得物收到超过15w次投诉,并且各大投诉平台上都少不了得物的身影。


得物自身也有难言之隐,对于国内的线上消费市场而言,大多数消费者并不理解得物与京东、淘宝这类传统平台的区别。传统平台商品大多支持7天无理由退换,长期的消费习惯让消费者对于7天无理由退换习以为常。


但得物只是一个交易平台,而并非经销商,消费者购买到的商品大多出自个人卖家之手,得物不生产球鞋,只是球鞋的搬运工,得物收取的是鉴定、包装、服务等费用。


卖家出售的商品在鉴定通过后2小时内,卖家就会收到得物的打款,但得物直到买家确认收货后才能从支付宝获得买家的钱款,因此消费者以此理由退换,是平台服务范围以外的事宜,得物却背上了这些莫须有的骂名。


笔者从黑猫投诉中发现,得物收到的投诉中有大量此类不明真相的消费者投诉,这是消费习惯造成的,并不是得物本身的错误。但得物也在不断改善,针对价格相对低廉和销售量超高的部分商品推出了7天无理由退换服务,此举让得物收获了好评。


但让得物腹背受敌的主要因素还是平台的查验标准。查验标准仅对球鞋外观,并不针对球鞋的真伪问题。


得物为了笼络消费者、打造完美的买方口碑,对于球鞋这一商品制定了一系列严苛的标准,却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了卖家利益。在球鞋圈有这样一句话:盒子一竖,顺丰到付。意为:鞋盒在平台的检验照片中被竖着放置,有大概率被检验出微小瑕疵,随后被退回,卖家需自行承担往返的运费。


对于高标准的检验准则,笔者认为这无可厚非,在平台上交易,就要遵守相应的准则,但却被认为“过度双标”的行为,让不少消费者表示难以理解。


据虎扑网友投诉,自己在得物购买的球鞋没有拆箱,原封不动在得物平台出售,却因瑕疵被退回,这让许多网友难以理解。更有不少网友晒出了得物检验瑕疵合集,例如一根头发、鞋盒上一道轻微的划痕等。


甚至有消费者反馈,原本是鞋盒设计一部分,却被认定为瑕疵。如图所示:这是一双消费者在得物的二手平台95分(95分主要出售二手和全新瑕疵的球鞋,许多得物质检未通过的鞋款会在95分出售)出售的aj23,该款鞋是Air Jordan系列中最为经典的一款,其中包括大量的乔丹个人元素,鞋盒内侧就有一处乔丹本人的指纹内饰,这处细节设计被无数消费者津津乐道,但该细节却被“专业鉴定师”以污渍瑕疵之名圈出。



95分平台鉴定师将鞋盒特殊设计误认为瑕疵,图片来源:95分app


虎扑装备区作为得物的母胎,经常出现对于得物查验标准不统一的抱怨。得物长期以来苛刻的检验标准,一大批“艺术家”、“科学家”应运而生。这两个球鞋圈的黑话分别表示:对于球鞋做工吹毛求疵宛若艺术家的人和运用科学仪器精密测量球鞋误差的人,都是为讽刺消费者对于球鞋这一简单商品过度的要求。


得物日益严苛的查验标准看似是为专业平台的身份正身,实则作茧自缚。球鞋市场没有单一的卖家与买家,以物换物的逻辑是球鞋市场最基础的准则,对于得物一味做买方市场的行为,在买家二次销售时就会体会到烦恼。


让得物腹背受敌的还有购买问题。买家在得物购买商品后拥有30分钟内免费取消的权利,这一看似利好的举措实则是在助长歪风邪气。


在StockX平台上,买家付款后不得随意取消,同理卖家的商品售出后也不得随意取消,若超过期限未发货,会收到封号的处罚。


而得物平台买家购买商品后30分钟内可随意取消订单,卖家在商品售出后不发货会收到扣除保证金的处罚并不会封号,而这部分保证金则会补偿给买家,这样的举措看似没什么问题,但这对于平台和买卖双方的诚信度是个考验,同时也难免助长炒鞋风气。


平台对于买卖双方处罚不严格,就容易导致科比事件和Virgil事件频繁发生。这两起事件都是由于明星逝世导致的奸商疯狂抢购行为。


明星去世后大概率不会再与品牌进行合作,那么曾经的联名款就会成为日后的“孤品”,这其中就存在炒作的空间,商品随机涨价,奸商在平台疯狂购买后取消订单,销售记录并不会因买家取消订单而消失,让许多外行误以为商品真的出现大幅涨价的情况,跟风购买者或真爱粉就此沦为韭菜。


不买即是优解?事实上是这样的,国内主流社会价值观对于炒鞋这种球鞋期货化的现象是不支持的,得物也发布过“鞋穿不炒”的宣言,但是平台这些不完善的措施仍然会让许多投资分子因此得利。


对于得物日后的发展而言,应在不损失自身利益的同时,最大程度平衡买卖双方的相互权益才是重中之重,并且加快精进各种机制,而不是让一些尚不完善的举措,束缚住自己的脚步。

文|氢消费 三 井


编辑|李可馨


字节跳动考虑出售得物少数股权的传闻,让面临增长瓶颈的得物,再度受到热议。


得物曾凭借一句“先鉴定,后发货”的口号,成功收获了一波粉丝,Apple Store下载接近200万次,成为了青少年和潮人群体中最炙手可热的电商平台。


得物原名“毒”,最早由虎扑的联合创始人杨冰一手打造。虎扑作为国内最早的体育论坛,其中的运动装备区和鉴定区可谓是得物的雏形。


杨冰发现,由于早起信息传播不发达,导致全国各地的篮球爱好者不能买到心仪的装备,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并开拓运动装备消暑市场,得物应运而生。


01 从默默无闻到一家“毒”大


得物原来是以球鞋鉴定平台和球鞋二手销售(二手销售是指转卖新鞋,并不是卖二手鞋)平台起家的,借鉴了美国球鞋巨头StockX的运营模式:


买家在平台购买后,卖家发货至平台,经过平台检验无误后发给卖家,平台对卖家收取一定的服务费,以此盈利。至于球鞋鉴定部分,鉴定服务单次5元,用户按照平台规定的格式拍摄球鞋的各部分图片并上传,而后鉴定师给出鉴定报告。


得物的早期用户主要来自虎扑的运动装备区和鉴定区,得物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个人卖家之间因球鞋真假所导致的纠纷。在那个互联网购物刚刚兴起的时代,国内没有正规的线上运动购买渠道,线下的私人实体店和淘宝占据主导地位。


彼时,球鞋在中国尚属小众领域,加之发售信息和货量不透明的缘故,导致当时国内的球鞋市场长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各类热门鞋款的价格被鞋贩子哄抬至很高的价格。


球鞋市场长时间处于卖方市场让贩子们固步自封,一味地寻求利益最大化和长期真假混卖,导致国内的球鞋市场长期处于畸形状态,无人监管,各种大V对于球鞋真假“一言堂”,小白则常常被真假难辨信息“混淆视听”。


“毒”的出现,让国内的球鞋市场有了一个信息交互和交易的平台,国内的球鞋市场也随着“毒”的不断发展而日益完善。“毒”整合了虎扑鉴定区和装备的元老和骨干,以“先鉴定,后发货”的slogan,打破了淘宝酷动城的垄断。


早期“毒”上的用户以个人卖家为主,个人卖家的销售目的大体分为两类:1.中签后转手,获取差价;2.二手闲置转手,商品变现。


大量个人卖家进入市场,导致国内的球鞋市场趋于正常,在2015年更是到达了近十年以来前所未有的黄金时期,许多经典的鞋款都可以低于原价入手,“毒”于2015年的成立,对于打破线上经销商的垄断功不可没。


相较于同期个人卖家主要的交易平台闲鱼而言,这种线上个人卖家与买家之间无需沟通的交易模式受到消费者喜爱。有平台作为验货的质保,买卖双方无需对球鞋品相发生不必要的争议,平台的检验标准能解满足大部分的消费者衡量标准。


此后,“毒”一直稳步前行,品牌规模不断壮大,品牌价值也不断提升。特殊快递包装这一举措让“毒”的知名度更上一层楼。不得不说,这一举措开创了国内外球鞋平台的先河。


消费者在“毒”平台购买商品后,收到的快递外包装都带有“毒”的标识。颜色也进行了调整,原来鞋的外包装是棕色,衣服和饰品包装为黑色,但这似乎并不那么瞩目。此后,平台将所有快递外包装统一调整为更为鲜艳醒目的湖水蓝。


这一招深深地抓住了消费者的心理,湖水蓝的颜色在快递站的众多快递中,一眼便能脱颖而出,且物流配送全部为快递中口碑、服务最好的顺丰和京东(后期少量海外直邮产品为中通配送),这便能让消费者在潜意识中体会到消费的满足感。


湖水蓝鞋盒一时间也成为了社交平台上宠儿,弄潮儿们纷纷po出湖水蓝快递盒,评论区纷纷议论购买渠道。正是利用这样个性化的细节,“毒”开始在青少年群体中急速扩张,甚至在青年群体中出现了一种奇特的消费心理:在“毒”买鞋能在同龄人中获得一种优越感。


2019年,炒鞋风波席卷国内,“毒”首当其冲,更是登上央视,成为了全社会热议的话题。虽然,这次是以反面教材的方式,但这似乎并没用影响“毒”继续发展的脚步。


显然,类似国外球鞋期货的玩法在国内尚未得到许可,但炒鞋风波之后,“毒”在国内的其他竞争对手“Nice”等平台稍显暗淡,淘宝酷动城也英勇不复当年。自此,国内球鞋市场三足鼎立的形式终于结束,三国归晋、一家“毒”大。


2020年1月1日,“毒”正式更名为得物,取得到好物之意,同时也是“毒”字的拼音。此举意味着,“毒”不再拘泥于球鞋市场,而将着手开始打造一个以男性消费者为主体的、集销售、鉴定、分享一体的潮流社区。


时至今日,得物已经成为了国内前十的电商平台,得物在2021年的GMV为800亿元,已成为我国第九大电商平台。海豚社榜单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5月,平台月活用户大致为8100万人,日活用户为1200万人。


而据易观千帆数据,截至2022年4月,得物用户年龄结构中,24岁以下用户占16.99%,24-35岁用户占63.87%,合计35岁以下用户占比超八成。


02 曾经的发家之本,为何如今屡遭诟病?


“先鉴定,后发货”一直是得物高喊的口号,鉴定服务是得物的安身立命之本,但从消费者反馈而言,得物的鉴定水平似乎并不能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曾经的发家之本,如今却屡遭诟病?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超高速的发展带来的后续问题就是服务水平难以匹配发展速度。商品鉴定这类需要长期打磨的技术工种,短时间内是很难培养起来的,这个行业类似中医,在鉴定过程中,不断地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没有数年的积累是很难有所突破。


而得物的仓库鉴定人员多是招收的“雇佣兵”,并不是所谓的专业人士,经过短期的培训后就可上岗开始所谓的“专业鉴定”。对于球鞋鉴定这一领域,世界范围内确实没有一个规范的行业标准,但应本着对消费者负责的态度,做到尽量专业。


此外,得物App上也有许多图文不匹配的情况。以下为笔者在得物App中找到的几款配图错误的球鞋案例:aj13湖人gs(销量1.3w+)、aj12法国蓝gs(销量2000+)、aj12黑红gs(销量300+)等。



得物平台上架的aj12法国蓝gs图文不符,图片来源:得物、instagram


这几款鞋属于gs品类,全称为Grade School,属于大童款式,尺码在35-40之间,相较于男款会有一定的简配,主要包括鞋型不一样、不含气垫或者碳板改为塑料片等形式。由于很多鞋款不生产女款鞋,女性消费者只能选择购买gs。


以图中款鞋aj13 court purple gs为例,左侧男款鞋型的流线型更加完美,右侧两图的gs版则相对臃肿,仅外观的差异就会对消费者造成误导的效果。更何况这些销量都是在得物平台上销售过几千甚至上万双的鞋款,一个专业平台存在配图错误,不禁令人疑惑。



得物平台上架的aj13 court purple gs图文不符(左图为男款,右两图为gs),图片来源:得物、eBay


或许,一个长期男性消费占主体的平台不太在意女性消费群体?但笔者认为,作为电商平台,图文的匹配度是最重要的。


在线下门店购物时,消费者的亲眼所见比任何描述都更有效,能让消费者最直接地确定对于商品的样式是否满意,但这却是线上购物最最缺失的部分。所以,示例实拍图是商家展现商品真实样貌最重要的途径。这些图文不符的低级错误,不应该出现在长期以来自诩专业的平台上。


或许有人认为,这些细微的差别一般的消费者很难分辨,并不会对消费者产生所谓的影响。但作为专业平台来说,得物应该做的就是将商品准确无误地呈现给消费者,消费者可以分辨不清,但是平台不能扰乱视听。正所谓细节决定成败,这种情况何谈专业呢?


03 看轻卖家群体,做买方市场,如今腹背受敌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得物收到超过15w次投诉,并且各大投诉平台上都少不了得物的身影。


得物自身也有难言之隐,对于国内的线上消费市场而言,大多数消费者并不理解得物与京东、淘宝这类传统平台的区别。传统平台商品大多支持7天无理由退换,长期的消费习惯让消费者对于7天无理由退换习以为常。


但得物只是一个交易平台,而并非经销商,消费者购买到的商品大多出自个人卖家之手,得物不生产球鞋,只是球鞋的搬运工,得物收取的是鉴定、包装、服务等费用。


卖家出售的商品在鉴定通过后2小时内,卖家就会收到得物的打款,但得物直到买家确认收货后才能从支付宝获得买家的钱款,因此消费者以此理由退换,是平台服务范围以外的事宜,得物却背上了这些莫须有的骂名。


笔者从黑猫投诉中发现,得物收到的投诉中有大量此类不明真相的消费者投诉,这是消费习惯造成的,并不是得物本身的错误。但得物也在不断改善,针对价格相对低廉和销售量超高的部分商品推出了7天无理由退换服务,此举让得物收获了好评。


但让得物腹背受敌的主要因素还是平台的查验标准。查验标准仅对球鞋外观,并不针对球鞋的真伪问题。


得物为了笼络消费者、打造完美的买方口碑,对于球鞋这一商品制定了一系列严苛的标准,却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了卖家利益。在球鞋圈有这样一句话:盒子一竖,顺丰到付。意为:鞋盒在平台的检验照片中被竖着放置,有大概率被检验出微小瑕疵,随后被退回,卖家需自行承担往返的运费。


对于高标准的检验准则,笔者认为这无可厚非,在平台上交易,就要遵守相应的准则,但却被认为“过度双标”的行为,让不少消费者表示难以理解。


据虎扑网友投诉,自己在得物购买的球鞋没有拆箱,原封不动在得物平台出售,却因瑕疵被退回,这让许多网友难以理解。更有不少网友晒出了得物检验瑕疵合集,例如一根头发、鞋盒上一道轻微的划痕等。


甚至有消费者反馈,原本是鞋盒设计一部分,却被认定为瑕疵。如图所示:这是一双消费者在得物的二手平台95分(95分主要出售二手和全新瑕疵的球鞋,许多得物质检未通过的鞋款会在95分出售)出售的aj23,该款鞋是Air Jordan系列中最为经典的一款,其中包括大量的乔丹个人元素,鞋盒内侧就有一处乔丹本人的指纹内饰,这处细节设计被无数消费者津津乐道,但该细节却被“专业鉴定师”以污渍瑕疵之名圈出。



95分平台鉴定师将鞋盒特殊设计误认为瑕疵,图片来源:95分app


虎扑装备区作为得物的母胎,经常出现对于得物查验标准不统一的抱怨。得物长期以来苛刻的检验标准,一大批“艺术家”、“科学家”应运而生。这两个球鞋圈的黑话分别表示:对于球鞋做工吹毛求疵宛若艺术家的人和运用科学仪器精密测量球鞋误差的人,都是为讽刺消费者对于球鞋这一简单商品过度的要求。


得物日益严苛的查验标准看似是为专业平台的身份正身,实则作茧自缚。球鞋市场没有单一的卖家与买家,以物换物的逻辑是球鞋市场最基础的准则,对于得物一味做买方市场的行为,在买家二次销售时就会体会到烦恼。


让得物腹背受敌的还有购买问题。买家在得物购买商品后拥有30分钟内免费取消的权利,这一看似利好的举措实则是在助长歪风邪气。


在StockX平台上,买家付款后不得随意取消,同理卖家的商品售出后也不得随意取消,若超过期限未发货,会收到封号的处罚。


而得物平台买家购买商品后30分钟内可随意取消订单,卖家在商品售出后不发货会收到扣除保证金的处罚并不会封号,而这部分保证金则会补偿给买家,这样的举措看似没什么问题,但这对于平台和买卖双方的诚信度是个考验,同时也难免助长炒鞋风气。


平台对于买卖双方处罚不严格,就容易导致科比事件和Virgil事件频繁发生。这两起事件都是由于明星逝世导致的奸商疯狂抢购行为。


明星去世后大概率不会再与品牌进行合作,那么曾经的联名款就会成为日后的“孤品”,这其中就存在炒作的空间,商品随机涨价,奸商在平台疯狂购买后取消订单,销售记录并不会因买家取消订单而消失,让许多外行误以为商品真的出现大幅涨价的情况,跟风购买者或真爱粉就此沦为韭菜。


不买即是优解?事实上是这样的,国内主流社会价值观对于炒鞋这种球鞋期货化的现象是不支持的,得物也发布过“鞋穿不炒”的宣言,但是平台这些不完善的措施仍然会让许多投资分子因此得利。


对于得物日后的发展而言,应在不损失自身利益的同时,最大程度平衡买卖双方的相互权益才是重中之重,并且加快精进各种机制,而不是让一些尚不完善的举措,束缚住自己的脚步。

-

本文作者:-

英雄所见略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