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商用三年:圈内火,圈外冷

5G商用三年:圈内火,圈外冷

文|DoNews茜茜


编辑|李信马


5G在圈内、圈外冰火两重天。


“大街上到处都是2022世界5G大会的宣传标语,但实际上,我们都没怎么关注到。感觉5G资费还是太贵,除了网速变快,生活中没有太多感触。”一位哈尔滨出租司机对DoNews说到。


另一位哈尔滨的哥也对DoNews表示,虽然身在哈尔滨,天天满大街接单,但是并不关注5G的任何信息。“这不应该是中国5G大会吗?我更关注车展。”该的哥调侃道。


无独有偶,就在2022世界5G大会开幕前一天,北京航天航空大学软件学院创始院长孙伟演讲中炮轰运营商:“运营商把5G应用定义为,不能在4G下的平滑运用,必须使用5G运营,这种应用目前并不存在,所有应用都能在4G下应用。同时,运营商依靠人为降低4G速率和带宽,逼迫用户购买升级5G服务,这不是运营商的正路。”


此番言论,引发行业热议。


一方面,当前5G无论是To C市场还是To B市场的商业化发展依然有许多地方不尽如人意,相当一部分用户、企业对5G持审慎态度。比如,有用户反映在人流密集的场所,运营商在其周围部署应急通信保障车的情况下,视频通话、网络视频等应用场景也不能保证顺畅,5G上下行速率体验不佳。


另一方面,尽管5G发展进程中有波折、插曲、异见,但也应该看到,中国5G建设无论是基站数量、连接数,甚至是To B商业化试水的确均走在了全球前列。


01.中国5G发展走在前列


据公开数据显示,全球已有200多家运营商部署5G商用网络,超280家运营商正在规划部署5G网络。预计到2023年,全球5G连接数将超过10亿以上。同时,预计从2020年到2025年,5G手机的出货量将超过50亿。


而据工信部以及《2022中国移动经济发展》数据统计,2021年,我国5G基站总量占全球60%以上,5G连接总数占据全球5G连接的75%。


如中国电信首席专家、中国电信研究院专家委员会主任毕奇所言,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5G部署国,占世界5G部署60%份额,与过去换代部署节奏相比,5G商业化进程及用户数字增长在加速。


“2013年12月,4G牌照发放,三年后,中国电信用户达到1.2亿。2019年6月,5G牌照发放。三年后,中国电信用户2.3亿。很明显,5G套餐用户增长创下历史新高。”毕奇说。


中国联通董事长刘烈宏也表示,5G商用三年以来,国内户均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DOU)增长两倍,国内9亿短视频用户每日刷短视频时长就达到1.5小时,仅今年上半年,国内移动网络流量增长同比增长20.2%。


“一个月5G套餐比叫一次午餐外卖都便宜。”



运营商5G展台 图片来源:DoNews


8月16日,三大运营商2022年上半年业绩全部公布。财报显示,三大运营商上半年营收、净利润全部实现正向增长,其中,中移动营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最高,分别同比增长12.0%、18.9%。中国联通分别同比增长7.4%、18.7%。中国电信分别同比增长10.4%、3.1%。



三大运营商2022年上半年营收、净利润柱状图 图片来源:DoNews


其中,5G套餐用户数方面,中国移动5G套餐数达5.11亿户,中国电信达2.32亿户,中国联通为1.85亿户,合计9.28亿。5G套餐用户数不断渗透,推动了ARPU(平均每个用户每月贡献的业务收入)的增长。


2022年上半年中国移动ARPU值52.3元,中国联通44.4元、中国电信46元,与去年同期的52.2元、44.4元、45.7元,基本持平或略微增长。


5G投资方面,中国移动今年上半年累计投资587亿元,较去年同期502亿元,增长16.9%,累计开通5G基站达百万个。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共享共建4G、5G基站,共建共享5G基站18万站,在用5G基站达到87万站,新增共享4G基站21万站,双方累计节约投资2400亿元人民币。


在5G To B领域,运营商、设备商牵头成立行业军团。


中讯邮电咨询设计院有限公司总经理薛吉平介绍称,包括中国联通在内的运营商成立行业军团,目的是为了更深入地了解不同行业规则、标准、需求,懂行业的人才能解决场景落地问题。每个军团会将产业链中的优势、专精特新企业,加强合作、共同推广。


今年世界5G大会公布的“5G十大应用案例”中,包括煤矿、医疗、金融等多个重点行业的5G落地应用。诸如,宁德时代与福建移动、华为合作“智慧工厂”建设的5G专网,涉及全国40个厂区,总面积超500万平方米。


再比如,江南造船厂与上海联通、华为合作千兆虚拟专网,孵化的5G全连接工厂应用,实现大型AGV调度、5G+AI钢板麻点检测等。


高通公司中国区研发负责人徐晧表示,从目前全球5G商用网络部署,以及5G连接数、出货量来看,毋庸置疑,无论是技术还是商用角度,5G都非常成功。


但其实,5G才刚刚开始。


据爱立信中国技术部副总经理张永涛介绍,从全球来看,5G建设刚刚开始,尤其是欧美地区,中、韩则较为领先。信通院数据显示,2025年,中国要建360多万个基站,今天这一数字(185万) 或许还不到一半。


此外,5G网络能力还未全面铺开。


张永涛表示:“5G网络建设之外,如何用好5G网络还有很大发展空间。如同修马路,马路怎样规划,各种车辆怎么跑,管理手段如何都需要逐步呈现。5G网络也是如此,5G网络开放能力包括编排、切片、智能化AI运营、能力开放,都是机会。”


02.5G商业化成熟链条过长


一位哈尔滨运营商员工告诉DoNews,以东北地区为例,受限于基站耗电量等在内的部署成本因素,在To C覆盖方面,优先以重点商圈、人流量密集的领域覆盖为主,其他则根据行业场景需求进行部署覆盖,即5G部署采用非连续性覆盖。


这可以解释,为何相当部分C端用户对5G信号感知能力偏弱。


在C端应用方面,当前也较为匮乏。今年世界5G大会可以看到,设备商、芯片厂商等提及较多“元宇宙”、XR,比如,华为展台展示了元宇宙和VR眼镜体验,高通、爱立信则多次推广XR、全息通信。


中兴通讯XR产品总经理周琴芬直言:“我们认为元宇宙原来不叫元宇宙,以前更多叫VR、AR。”


联想集团副总裁毛世杰指出,元宇宙行业面临两个问题,第一,构建成本太高,任何元宇宙项目动辄上千万,所有产业数字化成本太高;第二,好看不好用,大部分元宇宙是展示性的,跟生产环境结合不强。


张永涛则认为,大家认为5G应用中,XR最具爆发潜力,但实际上XR涉及的链条很长。“通信是很重要的一块领域,主要解决大带宽、低时延,另外,头显需要很大的算力,算力不足带来一系列问题,诸如热、重、电池续航等。其次,眩晕与带宽、时延息息相关。解决这些问题需要链条上很多人共同努力。”


在5G To B方面,同样面临链条太长、场景落地周期漫长。


一位大庆油田员工告诉DoNews,实际企业在做5G智能化改造时,考虑到目前5G模组较贵,有些场景诸如数据采集并不需要5G网络,所以,企业通常采用包括WiFi、4G、5G等多种网路技术。


该员工强调:“5G网络低时延宣传能达到1毫秒,实际只能达到10毫秒,因为整个网络到芯片端都需要适配,涉及的产业链非常长。”


前述运营商员工也深表赞同,“虽然运营商也成立了面向不同行业的军团,将以往不同地区的To B能力,进行行业性质的整合、集结。但目前企业亦有自己的解决方案,运营商更多充当基础设施提供商角色,同时,每个运营商均会扶持自己频段内的芯片模组,导致整个产业链更加割裂,成熟起来更加缓慢。”


受限于“样品房”到“商品房”推进过程缓慢,5G网络如何演进,5G-A、6G反而备受关注。


03.5G-A、6G能改变什么?


5G-A即5G Advanced,作为5G的演进版本,5G-A涉及的场景除eMBB(增强型移动宽带)、URLLC(低延迟高可靠性)、mMTC(大规模机器通信)之外,还囊括了UCBC(上行超宽带)、RTBC(宽带实时交互)和 HCS(通信感知融合)。


换句话说,5G经历的三个Release版本,分别是R15、R16和R17。解决高速率、高可靠和低时延、海量互联,5G-A涉及的三个Release版本,R18、R19和R20则进一步提升了网络上行、下行速率,毫秒级时延、感知以及高精度定位、物联能力等。


华为无线网络产品线副总裁、6G首席科学家王俊总结称,4G面向人,5G从人过渡到万物互联,让社会自动化成为可能。


谈到目前5G到5G-A的升级与投资时,张永涛对DoNews表示,5G-A升级主流做法是在现有基站上进行软件功能的升级,运营商部署节奏、策略取决于自己的投资额和优先等级。


相对于5G-A技术路线演进的确定性,6G还在摸索之中。


爱立信认为,6G目前还在应用场景的探索阶段,应用场景探索完,才能到技术,最终技术落到实际标准,这其中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实际上,6G技术演进有很多路径和研究方向,高通公司中国区研发负责人徐晧提出,一种是AI在无线通信技术上的应用;另一种是融合世界以及元宇宙中的VR/XR如何能够获得5G与6G的赋能。此外,还有频谱扩展和共享,即从6G以下的频谱扩展到毫米波的频谱,甚至扩展至更高频段的广域覆盖。


中国信科集团副总经理陈山枝表示,标准对6G的全球竞争至关重要。目前6G仍处在前沿技术研究阶段。6G相对于5G需要进一步解决广域覆盖和局部覆盖的问题。广域覆盖需要依靠星地融合移动通信,而局域覆盖则要以用户为中心接入6G架构,这将是6G带来的巨大变革。


王俊认为,全球统一的标准是6G的必由之路,也是整个产业努力的方向。未来十年,以机器学习为基础的AI快速发展,把物理世界复刻到数字世界的数字孪生将成为可能,5G万物互联,6G则跨越到万物智联,像一张布满通信网路的神经系统。


王俊提出6G典型应用场景包括,分布式联网机器学习与互联AI,感知、定位与成像,以人为中心的沉浸式通信,智慧城市与智慧生活,全功能工业4.0及其演进,移动服务全球覆盖等。6G大技术方向包括原生智能、星地融合、原生可信、碳中和、网络感知以及极致连接。


而陈山枝也对6G提出了自己的期待:“全域泛在、瞬时极速、高效节能、确定可靠、沉浸全息、智能普惠、通感多维。”

文|DoNews茜茜


编辑|李信马


5G在圈内、圈外冰火两重天。


“大街上到处都是2022世界5G大会的宣传标语,但实际上,我们都没怎么关注到。感觉5G资费还是太贵,除了网速变快,生活中没有太多感触。”一位哈尔滨出租司机对DoNews说到。


另一位哈尔滨的哥也对DoNews表示,虽然身在哈尔滨,天天满大街接单,但是并不关注5G的任何信息。“这不应该是中国5G大会吗?我更关注车展。”该的哥调侃道。


无独有偶,就在2022世界5G大会开幕前一天,北京航天航空大学软件学院创始院长孙伟演讲中炮轰运营商:“运营商把5G应用定义为,不能在4G下的平滑运用,必须使用5G运营,这种应用目前并不存在,所有应用都能在4G下应用。同时,运营商依靠人为降低4G速率和带宽,逼迫用户购买升级5G服务,这不是运营商的正路。”


此番言论,引发行业热议。


一方面,当前5G无论是To C市场还是To B市场的商业化发展依然有许多地方不尽如人意,相当一部分用户、企业对5G持审慎态度。比如,有用户反映在人流密集的场所,运营商在其周围部署应急通信保障车的情况下,视频通话、网络视频等应用场景也不能保证顺畅,5G上下行速率体验不佳。


另一方面,尽管5G发展进程中有波折、插曲、异见,但也应该看到,中国5G建设无论是基站数量、连接数,甚至是To B商业化试水的确均走在了全球前列。


01.中国5G发展走在前列


据公开数据显示,全球已有200多家运营商部署5G商用网络,超280家运营商正在规划部署5G网络。预计到2023年,全球5G连接数将超过10亿以上。同时,预计从2020年到2025年,5G手机的出货量将超过50亿。


而据工信部以及《2022中国移动经济发展》数据统计,2021年,我国5G基站总量占全球60%以上,5G连接总数占据全球5G连接的75%。


如中国电信首席专家、中国电信研究院专家委员会主任毕奇所言,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5G部署国,占世界5G部署60%份额,与过去换代部署节奏相比,5G商业化进程及用户数字增长在加速。


“2013年12月,4G牌照发放,三年后,中国电信用户达到1.2亿。2019年6月,5G牌照发放。三年后,中国电信用户2.3亿。很明显,5G套餐用户增长创下历史新高。”毕奇说。


中国联通董事长刘烈宏也表示,5G商用三年以来,国内户均移动互联网接入流量(DOU)增长两倍,国内9亿短视频用户每日刷短视频时长就达到1.5小时,仅今年上半年,国内移动网络流量增长同比增长20.2%。


“一个月5G套餐比叫一次午餐外卖都便宜。”



运营商5G展台 图片来源:DoNews


8月16日,三大运营商2022年上半年业绩全部公布。财报显示,三大运营商上半年营收、净利润全部实现正向增长,其中,中移动营收、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长最高,分别同比增长12.0%、18.9%。中国联通分别同比增长7.4%、18.7%。中国电信分别同比增长10.4%、3.1%。



三大运营商2022年上半年营收、净利润柱状图 图片来源:DoNews


其中,5G套餐用户数方面,中国移动5G套餐数达5.11亿户,中国电信达2.32亿户,中国联通为1.85亿户,合计9.28亿。5G套餐用户数不断渗透,推动了ARPU(平均每个用户每月贡献的业务收入)的增长。


2022年上半年中国移动ARPU值52.3元,中国联通44.4元、中国电信46元,与去年同期的52.2元、44.4元、45.7元,基本持平或略微增长。


5G投资方面,中国移动今年上半年累计投资587亿元,较去年同期502亿元,增长16.9%,累计开通5G基站达百万个。中国联通、中国电信共享共建4G、5G基站,共建共享5G基站18万站,在用5G基站达到87万站,新增共享4G基站21万站,双方累计节约投资2400亿元人民币。


在5G To B领域,运营商、设备商牵头成立行业军团。


中讯邮电咨询设计院有限公司总经理薛吉平介绍称,包括中国联通在内的运营商成立行业军团,目的是为了更深入地了解不同行业规则、标准、需求,懂行业的人才能解决场景落地问题。每个军团会将产业链中的优势、专精特新企业,加强合作、共同推广。


今年世界5G大会公布的“5G十大应用案例”中,包括煤矿、医疗、金融等多个重点行业的5G落地应用。诸如,宁德时代与福建移动、华为合作“智慧工厂”建设的5G专网,涉及全国40个厂区,总面积超500万平方米。


再比如,江南造船厂与上海联通、华为合作千兆虚拟专网,孵化的5G全连接工厂应用,实现大型AGV调度、5G+AI钢板麻点检测等。


高通公司中国区研发负责人徐晧表示,从目前全球5G商用网络部署,以及5G连接数、出货量来看,毋庸置疑,无论是技术还是商用角度,5G都非常成功。


但其实,5G才刚刚开始。


据爱立信中国技术部副总经理张永涛介绍,从全球来看,5G建设刚刚开始,尤其是欧美地区,中、韩则较为领先。信通院数据显示,2025年,中国要建360多万个基站,今天这一数字(185万) 或许还不到一半。


此外,5G网络能力还未全面铺开。


张永涛表示:“5G网络建设之外,如何用好5G网络还有很大发展空间。如同修马路,马路怎样规划,各种车辆怎么跑,管理手段如何都需要逐步呈现。5G网络也是如此,5G网络开放能力包括编排、切片、智能化AI运营、能力开放,都是机会。”


02.5G商业化成熟链条过长


一位哈尔滨运营商员工告诉DoNews,以东北地区为例,受限于基站耗电量等在内的部署成本因素,在To C覆盖方面,优先以重点商圈、人流量密集的领域覆盖为主,其他则根据行业场景需求进行部署覆盖,即5G部署采用非连续性覆盖。


这可以解释,为何相当部分C端用户对5G信号感知能力偏弱。


在C端应用方面,当前也较为匮乏。今年世界5G大会可以看到,设备商、芯片厂商等提及较多“元宇宙”、XR,比如,华为展台展示了元宇宙和VR眼镜体验,高通、爱立信则多次推广XR、全息通信。


中兴通讯XR产品总经理周琴芬直言:“我们认为元宇宙原来不叫元宇宙,以前更多叫VR、AR。”


联想集团副总裁毛世杰指出,元宇宙行业面临两个问题,第一,构建成本太高,任何元宇宙项目动辄上千万,所有产业数字化成本太高;第二,好看不好用,大部分元宇宙是展示性的,跟生产环境结合不强。


张永涛则认为,大家认为5G应用中,XR最具爆发潜力,但实际上XR涉及的链条很长。“通信是很重要的一块领域,主要解决大带宽、低时延,另外,头显需要很大的算力,算力不足带来一系列问题,诸如热、重、电池续航等。其次,眩晕与带宽、时延息息相关。解决这些问题需要链条上很多人共同努力。”


在5G To B方面,同样面临链条太长、场景落地周期漫长。


一位大庆油田员工告诉DoNews,实际企业在做5G智能化改造时,考虑到目前5G模组较贵,有些场景诸如数据采集并不需要5G网络,所以,企业通常采用包括WiFi、4G、5G等多种网路技术。


该员工强调:“5G网络低时延宣传能达到1毫秒,实际只能达到10毫秒,因为整个网络到芯片端都需要适配,涉及的产业链非常长。”


前述运营商员工也深表赞同,“虽然运营商也成立了面向不同行业的军团,将以往不同地区的To B能力,进行行业性质的整合、集结。但目前企业亦有自己的解决方案,运营商更多充当基础设施提供商角色,同时,每个运营商均会扶持自己频段内的芯片模组,导致整个产业链更加割裂,成熟起来更加缓慢。”


受限于“样品房”到“商品房”推进过程缓慢,5G网络如何演进,5G-A、6G反而备受关注。


03.5G-A、6G能改变什么?


5G-A即5G Advanced,作为5G的演进版本,5G-A涉及的场景除eMBB(增强型移动宽带)、URLLC(低延迟高可靠性)、mMTC(大规模机器通信)之外,还囊括了UCBC(上行超宽带)、RTBC(宽带实时交互)和 HCS(通信感知融合)。


换句话说,5G经历的三个Release版本,分别是R15、R16和R17。解决高速率、高可靠和低时延、海量互联,5G-A涉及的三个Release版本,R18、R19和R20则进一步提升了网络上行、下行速率,毫秒级时延、感知以及高精度定位、物联能力等。


华为无线网络产品线副总裁、6G首席科学家王俊总结称,4G面向人,5G从人过渡到万物互联,让社会自动化成为可能。


谈到目前5G到5G-A的升级与投资时,张永涛对DoNews表示,5G-A升级主流做法是在现有基站上进行软件功能的升级,运营商部署节奏、策略取决于自己的投资额和优先等级。


相对于5G-A技术路线演进的确定性,6G还在摸索之中。


爱立信认为,6G目前还在应用场景的探索阶段,应用场景探索完,才能到技术,最终技术落到实际标准,这其中需要很长的路要走。


实际上,6G技术演进有很多路径和研究方向,高通公司中国区研发负责人徐晧提出,一种是AI在无线通信技术上的应用;另一种是融合世界以及元宇宙中的VR/XR如何能够获得5G与6G的赋能。此外,还有频谱扩展和共享,即从6G以下的频谱扩展到毫米波的频谱,甚至扩展至更高频段的广域覆盖。


中国信科集团副总经理陈山枝表示,标准对6G的全球竞争至关重要。目前6G仍处在前沿技术研究阶段。6G相对于5G需要进一步解决广域覆盖和局部覆盖的问题。广域覆盖需要依靠星地融合移动通信,而局域覆盖则要以用户为中心接入6G架构,这将是6G带来的巨大变革。


王俊认为,全球统一的标准是6G的必由之路,也是整个产业努力的方向。未来十年,以机器学习为基础的AI快速发展,把物理世界复刻到数字世界的数字孪生将成为可能,5G万物互联,6G则跨越到万物智联,像一张布满通信网路的神经系统。


王俊提出6G典型应用场景包括,分布式联网机器学习与互联AI,感知、定位与成像,以人为中心的沉浸式通信,智慧城市与智慧生活,全功能工业4.0及其演进,移动服务全球覆盖等。6G大技术方向包括原生智能、星地融合、原生可信、碳中和、网络感知以及极致连接。


而陈山枝也对6G提出了自己的期待:“全域泛在、瞬时极速、高效节能、确定可靠、沉浸全息、智能普惠、通感多维。”

-

本文作者:-

英雄所见略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