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德时代,坐立难安

宁德时代,坐立难安

文|DoNews张宇


编辑|杨博丞


靴子终于落地,比亚迪刀片电池正式联姻特斯拉。


据外媒Teslamag.de消息,比亚迪磷酸铁锂电芯已经上线特斯拉柏林工厂的Model Y生产线。荷兰RDW(荷兰交通部)颁发的认证文件显示,2022年7月1日,装有比亚迪刀片电池的特斯拉 Model Y通过了欧盟的型号认证,新的Model Y被称为005型,其比亚迪电池的容量为55千瓦时,续航里程为440公里。


这意味着比亚迪的“杀手锏”刀片电池已正式供货特斯拉柏林工厂,该消息对比亚迪来说有多好,对宁德时代就有多坏,这意味着比亚迪与宁德时代的较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无独有偶,新公布7月份动力电池数据对宁德时代也不太友好。


8月11日,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发布动力电池7月数据显示,今年7月,宁德时代以 47.19% 的占比继续领跑,比亚迪的弗迪电池、中创新航、国轩高科、欣旺达则分别以25.23%、6.07%、4.70%、3.11%的占比位居2至5位。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磷酸铁锂电池在装机总量上已超越三元锂电池,且明显正在进一步扩大对三元锂电池的优势,而专精磷酸铁锂电池的比亚迪(弗迪电池)也完成了在该领域对“宁王”的超越,以6.01GWh的装机量、41.9%的占比排名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第一;宁德时代则以装机量为5.36GWh位居第二,占比为37.37%。


而最近,宁德时代仿佛进入多事之秋,内部迎来了一场较大的人事变动,宁德时代“二把手”黄世霖宣布辞职,对外则将迎来与中创新航等行业小弟的专利纠纷。


比亚迪抄底,“宁王”会失去特斯拉吗?


如果要论最新技术,比亚迪有刀片电池,宁德时代有M3P电池。


在今年的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宁德时代方面表示M3P电池已经实现了量产,预计在明年推向市场应用,而结合此前的报道来看,首批装车的车型应该就是特斯拉Model Y。


有媒体报道称,宁德时代将会在今年第四季度向特斯拉供应最新的产品M3P电池,将会搭载到Model Y车型上。而这款车会在明年初上市。


宁德时代虽然没有明确说明白M3P电池是何种电池,但由于M是锰元素的化学代号,再加上马斯克此前多次公开谈到锰电池,因此不少人推测M3P电池就是磷酸锰铁锂电池。


磷酸锰铁锂电池继承了磷酸铁锂电池安全性高、循环寿命长的优点,同时又弥补了磷酸铁锂电池能量密度低,低温性能差的缺点。


电池行业过去一直存在路线之争,前几年磷酸铁锂不被看好,比亚迪一直坚持磷酸铁锂路线,这也是它的强项,三元锂电池是宁德时代的强项。


但在特斯拉的供应链里,宁德时代却是依靠磷酸铁锂站稳了脚跟。磷酸铁锂电池最大的优势是价格便宜。正是由于磷酸铁锂版本车型的上市,才让特斯拉能够疯狂降价,硬生生把Model 3和Model Y的价格打到了30万元以下。但是现在,特斯拉似乎决定扩大供货商的范围,而比亚迪是最有希望上位的。


在中国的动力电池行业,比亚迪和宁德时代是老对手。最早的电池一哥是比亚迪,一手生产电池,一手卖新能源车,成为行业霸主。后来宁德时代依靠三元锂电池崛起,在过去几年才超过比亚迪。比亚迪不服输,成立弗迪电池公司,开始向车企外供,试图扩大电池的市场份额,也是这两年的事情。


正是有这层关系,宁德时代和特斯拉的关系,才会因为比亚迪的“搅局”变得微妙起来。另外还有一个变量在于4680电池的量产落地,这是特斯拉在2020年发布的一款自研电池,宣称能量密度提升了5倍,续航里程增加了16%,而成本降低了56%,可能会在特斯拉Model Y和Cybertruck等车型上进行装配。


这款电池一旦落地,也会找电池厂代工生产。特斯拉在2021年全年的收益电话会议上,表示其所有合作伙伴和供应商都在开发其4680外形尺寸的电池。LG新能源对此非常积极。去年7月有消息称,LG和三星可能已经完成了4680电池样品的样品测试和生产。如果未来特斯拉用4680电池大规模替换现有电池,行业格局可能会重新洗牌。


有观点指出,宁德时代获得国内外一流车企定点众多,且配套车型丰富,近两年前十大客户装机占比也处于下降趋势,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逐步分散,即便是失去特斯拉这个客户,也风险可控。总体而言,特斯拉对宁德时代非常重要,宁德时代对特斯拉也助力不小,它们是互惠互利、共同做大蛋糕的关系。但这个行业处在剧烈变化中,竞争对手虎视眈眈,竞争格局随时可能发生变化。


坐稳全球电池“一哥”的位置,宁德时代还不能掉以轻心。


宁德时代不得不警惕“小弟”逆袭


宁德时代正在频繁开展专利诉讼之战,其中,索赔金额最高当属中创新航。


中创新航是中国第三大动力电池厂商,仅次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之后,装车量占比从2021年的5.9%上升到了2022年上半年的7.58%。与之相比,宁德时代的装机量占比,已经从2021年的52.1%下滑到了47.67%。


虽然总体装机量上宁德时代仍旧一骑绝尘,但市场占比的下滑已经足够让“宁王”提高警惕了。


8月1日,宁德时代正式对中创新航提起一项新的专利侵权诉讼,索赔金额为1.3亿元。这并非宁德时代首次起诉中创新航专利侵权。去年7月,宁德时代就对中航锂电(中创新航前身)专利侵权案递交过起诉。


当时,宁德时代称,此次涉案专利包括发明与实用新型专利,涉嫌侵权电池已搭载在数万辆车上。中航锂电发布声明回应,尚未接到起诉状,并强调公司始终将自主研发、技术创新作为立身之本。据了解,宁德时代此前共起诉中航锂电5件专利侵权案,索赔金额高达5.18亿元。


中创新航以外,蜂巢能源、亿纬锂能也在不断拓宽着自己的朋友圈,以“二供”、“三供”的身份着手,期待自己有一天能在某个车企里取宁德时代而代之。


尽管宁德时代仍处于销量节节攀升的阶段,但这更多地要归功于市场——目前整个动力电池市场仍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并不是只有宁德时代切到的蛋糕变大,而是整个蛋糕都在变大。


因此扩充产能,就成为二线动力电池厂商弯道超车的一个绝佳选择。宁德时代在全球各地建厂规划产能,其他电池企业一样如此。


以2025年作为统一的时间节点来看,宁德时代规划的产能是600GWh,中创新航为500GWh、国轩高科为300GWh、蜂巢能源为600GWh。


暂且不论各家的产能规划,想要实现都是什么样的难度,单是规划本身,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就已明显呈现出“围剿宁王”的态势。


除了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之外,二线动力电池厂商也正试图借助新能源汽车销量进入快速爬升期的机会,进一步扩大各自的市场份额。这一点从多家二线动力电池厂商加快了上市步伐与积极推进定向增发便可看出。


现在宁德时代稳居龙头,可谁能预测3年之后的情况?“宁王”现在的各种打压动作,或许可以证明,宁德时代不得不警惕竞争对手的弯道超车。


二把手出走,能救“宁王”吗?


宁德时代刚刚经历了11年来未曾遇到过的局面。


曾毓群和他的创业伙伴组成的铁三角,突然塌落。核心成员之一、二把手黄世霖的出走,留下了一堆谜团。


作为联合创始人,黄世霖的出走显得有些仓促,似乎也迫使曾毓群走向台前,统管公司战略及运营。尽管宁德时代回应称,黄世霖将在“光储充检”新兴领域探索业务机会,未来可能与公司形成战略协同。但现年55岁的他仅比曾毓群年长一岁,仍在当打之年。他的出走,让投资者心中充满疑虑:是为了后续减持套现,还是真的另有打算?出走后宁德时代会发生什么变化?


接近宁德时代的人士透露,黄世霖是在宁德时代体外创业,目的仍是和公司战略协同。


在黄世霖投资、任职的多家企业中,有一家与宁德时代合资成立的福建时代星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时代星云”),核心业务便是光储充检,黄世霖担任时代星云的董事长一职。


但未来黄世霖的创业公司是否是这一家,以及是否与宁德时代还有股权关系,目前不得而知。还需观察黄世霖的下一步动作。


然而荣光背后,则是包括比亚迪、中创新航、欣旺达等电池厂商不断崛起,成为宁德时代老客户的二供、三供,与它争抢市场份额;借助专利战,宁王不断与蜂巢能源、塔菲尔和中创新航等公司对簿公堂,试图通过法律手段,遏制竞争者的增长势头。


而特斯拉、大众、蔚来等车企,也开始自研自产电池,试图摆脱“缺电”的烦恼。


聚焦电池业务的宁德时代,不想自己的未来只有电池,它必须要找到更多的增长点,来夯实自己的护城河。


除了黄世霖出走后专注的储能,目前宁德时代的发力重点是在海外市场。宁德时代在海外最大的竞争者LG新能源,位于波兰的欧洲电池厂在2016年便动工,并于2017年开始服务欧洲客户。而宁德时代目前唯一一座海外电池生产基地,2018年已和德国图林根州签署投资协议,但首批产品下线,却还在今年年底。


宁德时代在北美也多次传出要建厂、专供特斯拉等的传闻,但目前并没有落实,在这样的背景下,宁德时代新的战略、业务和权力架构也清晰浮现:曾毓群统管战略和经营,有国际咨询机构、投资经历的周佳,全力推进海外业务,黄世霖则体外创业,寻找未来的新增长点。


成就万亿“宁王”的,是中国电动车产业的爆发,但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过去,“宁王”也要与时俱进,做出改变。

文|DoNews张宇


编辑|杨博丞


靴子终于落地,比亚迪刀片电池正式联姻特斯拉。


据外媒Teslamag.de消息,比亚迪磷酸铁锂电芯已经上线特斯拉柏林工厂的Model Y生产线。荷兰RDW(荷兰交通部)颁发的认证文件显示,2022年7月1日,装有比亚迪刀片电池的特斯拉 Model Y通过了欧盟的型号认证,新的Model Y被称为005型,其比亚迪电池的容量为55千瓦时,续航里程为440公里。


这意味着比亚迪的“杀手锏”刀片电池已正式供货特斯拉柏林工厂,该消息对比亚迪来说有多好,对宁德时代就有多坏,这意味着比亚迪与宁德时代的较量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无独有偶,新公布7月份动力电池数据对宁德时代也不太友好。


8月11日,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发布动力电池7月数据显示,今年7月,宁德时代以 47.19% 的占比继续领跑,比亚迪的弗迪电池、中创新航、国轩高科、欣旺达则分别以25.23%、6.07%、4.70%、3.11%的占比位居2至5位。


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磷酸铁锂电池在装机总量上已超越三元锂电池,且明显正在进一步扩大对三元锂电池的优势,而专精磷酸铁锂电池的比亚迪(弗迪电池)也完成了在该领域对“宁王”的超越,以6.01GWh的装机量、41.9%的占比排名磷酸铁锂电池装机量第一;宁德时代则以装机量为5.36GWh位居第二,占比为37.37%。


而最近,宁德时代仿佛进入多事之秋,内部迎来了一场较大的人事变动,宁德时代“二把手”黄世霖宣布辞职,对外则将迎来与中创新航等行业小弟的专利纠纷。


比亚迪抄底,“宁王”会失去特斯拉吗?


如果要论最新技术,比亚迪有刀片电池,宁德时代有M3P电池。


在今年的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宁德时代方面表示M3P电池已经实现了量产,预计在明年推向市场应用,而结合此前的报道来看,首批装车的车型应该就是特斯拉Model Y。


有媒体报道称,宁德时代将会在今年第四季度向特斯拉供应最新的产品M3P电池,将会搭载到Model Y车型上。而这款车会在明年初上市。


宁德时代虽然没有明确说明白M3P电池是何种电池,但由于M是锰元素的化学代号,再加上马斯克此前多次公开谈到锰电池,因此不少人推测M3P电池就是磷酸锰铁锂电池。


磷酸锰铁锂电池继承了磷酸铁锂电池安全性高、循环寿命长的优点,同时又弥补了磷酸铁锂电池能量密度低,低温性能差的缺点。


电池行业过去一直存在路线之争,前几年磷酸铁锂不被看好,比亚迪一直坚持磷酸铁锂路线,这也是它的强项,三元锂电池是宁德时代的强项。


但在特斯拉的供应链里,宁德时代却是依靠磷酸铁锂站稳了脚跟。磷酸铁锂电池最大的优势是价格便宜。正是由于磷酸铁锂版本车型的上市,才让特斯拉能够疯狂降价,硬生生把Model 3和Model Y的价格打到了30万元以下。但是现在,特斯拉似乎决定扩大供货商的范围,而比亚迪是最有希望上位的。


在中国的动力电池行业,比亚迪和宁德时代是老对手。最早的电池一哥是比亚迪,一手生产电池,一手卖新能源车,成为行业霸主。后来宁德时代依靠三元锂电池崛起,在过去几年才超过比亚迪。比亚迪不服输,成立弗迪电池公司,开始向车企外供,试图扩大电池的市场份额,也是这两年的事情。


正是有这层关系,宁德时代和特斯拉的关系,才会因为比亚迪的“搅局”变得微妙起来。另外还有一个变量在于4680电池的量产落地,这是特斯拉在2020年发布的一款自研电池,宣称能量密度提升了5倍,续航里程增加了16%,而成本降低了56%,可能会在特斯拉Model Y和Cybertruck等车型上进行装配。


这款电池一旦落地,也会找电池厂代工生产。特斯拉在2021年全年的收益电话会议上,表示其所有合作伙伴和供应商都在开发其4680外形尺寸的电池。LG新能源对此非常积极。去年7月有消息称,LG和三星可能已经完成了4680电池样品的样品测试和生产。如果未来特斯拉用4680电池大规模替换现有电池,行业格局可能会重新洗牌。


有观点指出,宁德时代获得国内外一流车企定点众多,且配套车型丰富,近两年前十大客户装机占比也处于下降趋势,随着新能源汽车市场逐步分散,即便是失去特斯拉这个客户,也风险可控。总体而言,特斯拉对宁德时代非常重要,宁德时代对特斯拉也助力不小,它们是互惠互利、共同做大蛋糕的关系。但这个行业处在剧烈变化中,竞争对手虎视眈眈,竞争格局随时可能发生变化。


坐稳全球电池“一哥”的位置,宁德时代还不能掉以轻心。


宁德时代不得不警惕“小弟”逆袭


宁德时代正在频繁开展专利诉讼之战,其中,索赔金额最高当属中创新航。


中创新航是中国第三大动力电池厂商,仅次于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之后,装车量占比从2021年的5.9%上升到了2022年上半年的7.58%。与之相比,宁德时代的装机量占比,已经从2021年的52.1%下滑到了47.67%。


虽然总体装机量上宁德时代仍旧一骑绝尘,但市场占比的下滑已经足够让“宁王”提高警惕了。


8月1日,宁德时代正式对中创新航提起一项新的专利侵权诉讼,索赔金额为1.3亿元。这并非宁德时代首次起诉中创新航专利侵权。去年7月,宁德时代就对中航锂电(中创新航前身)专利侵权案递交过起诉。


当时,宁德时代称,此次涉案专利包括发明与实用新型专利,涉嫌侵权电池已搭载在数万辆车上。中航锂电发布声明回应,尚未接到起诉状,并强调公司始终将自主研发、技术创新作为立身之本。据了解,宁德时代此前共起诉中航锂电5件专利侵权案,索赔金额高达5.18亿元。


中创新航以外,蜂巢能源、亿纬锂能也在不断拓宽着自己的朋友圈,以“二供”、“三供”的身份着手,期待自己有一天能在某个车企里取宁德时代而代之。


尽管宁德时代仍处于销量节节攀升的阶段,但这更多地要归功于市场——目前整个动力电池市场仍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并不是只有宁德时代切到的蛋糕变大,而是整个蛋糕都在变大。


因此扩充产能,就成为二线动力电池厂商弯道超车的一个绝佳选择。宁德时代在全球各地建厂规划产能,其他电池企业一样如此。


以2025年作为统一的时间节点来看,宁德时代规划的产能是600GWh,中创新航为500GWh、国轩高科为300GWh、蜂巢能源为600GWh。


暂且不论各家的产能规划,想要实现都是什么样的难度,单是规划本身,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就已明显呈现出“围剿宁王”的态势。


除了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之外,二线动力电池厂商也正试图借助新能源汽车销量进入快速爬升期的机会,进一步扩大各自的市场份额。这一点从多家二线动力电池厂商加快了上市步伐与积极推进定向增发便可看出。


现在宁德时代稳居龙头,可谁能预测3年之后的情况?“宁王”现在的各种打压动作,或许可以证明,宁德时代不得不警惕竞争对手的弯道超车。


二把手出走,能救“宁王”吗?


宁德时代刚刚经历了11年来未曾遇到过的局面。


曾毓群和他的创业伙伴组成的铁三角,突然塌落。核心成员之一、二把手黄世霖的出走,留下了一堆谜团。


作为联合创始人,黄世霖的出走显得有些仓促,似乎也迫使曾毓群走向台前,统管公司战略及运营。尽管宁德时代回应称,黄世霖将在“光储充检”新兴领域探索业务机会,未来可能与公司形成战略协同。但现年55岁的他仅比曾毓群年长一岁,仍在当打之年。他的出走,让投资者心中充满疑虑:是为了后续减持套现,还是真的另有打算?出走后宁德时代会发生什么变化?


接近宁德时代的人士透露,黄世霖是在宁德时代体外创业,目的仍是和公司战略协同。


在黄世霖投资、任职的多家企业中,有一家与宁德时代合资成立的福建时代星云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时代星云”),核心业务便是光储充检,黄世霖担任时代星云的董事长一职。


但未来黄世霖的创业公司是否是这一家,以及是否与宁德时代还有股权关系,目前不得而知。还需观察黄世霖的下一步动作。


然而荣光背后,则是包括比亚迪、中创新航、欣旺达等电池厂商不断崛起,成为宁德时代老客户的二供、三供,与它争抢市场份额;借助专利战,宁王不断与蜂巢能源、塔菲尔和中创新航等公司对簿公堂,试图通过法律手段,遏制竞争者的增长势头。


而特斯拉、大众、蔚来等车企,也开始自研自产电池,试图摆脱“缺电”的烦恼。


聚焦电池业务的宁德时代,不想自己的未来只有电池,它必须要找到更多的增长点,来夯实自己的护城河。


除了黄世霖出走后专注的储能,目前宁德时代的发力重点是在海外市场。宁德时代在海外最大的竞争者LG新能源,位于波兰的欧洲电池厂在2016年便动工,并于2017年开始服务欧洲客户。而宁德时代目前唯一一座海外电池生产基地,2018年已和德国图林根州签署投资协议,但首批产品下线,却还在今年年底。


宁德时代在北美也多次传出要建厂、专供特斯拉等的传闻,但目前并没有落实,在这样的背景下,宁德时代新的战略、业务和权力架构也清晰浮现:曾毓群统管战略和经营,有国际咨询机构、投资经历的周佳,全力推进海外业务,黄世霖则体外创业,寻找未来的新增长点。


成就万亿“宁王”的,是中国电动车产业的爆发,但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过去,“宁王”也要与时俱进,做出改变。

-

本文作者:-

英雄所见略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