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髓灰质炎,卷土重来?

脊髓灰质炎,卷土重来?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ature Portfolio (ID:nature-portfolio),作者:Heidi Ledford,原文标题:《英美等国出现的脊髓灰质炎病例令科学家警惕》,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今年在纽约州、伦敦和耶路撒冷等地发现的脊髓灰质炎病毒让许多人都措手不及,但致力于消除这种疾病的公共卫生研究员认为,它们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完全避免脊髓灰质炎的影响,”巴基斯坦阿迦汗大学的全球卫生研究员Zulfiqar Bhutta说,“大家都是息息相关的。”

广泛使用的脊髓灰质炎口服活疫苗中的病毒在极少数情况下会突变成一种能感染神经系统的危险变体。来源:Ezra Acayan/Getty

这些地区发现的脊髓灰质炎病毒源于某些国家使用的一款口服脊髓灰质炎疫苗。目前为止,全球只报告了两例脊髓灰质炎相关瘫痪病例——耶路撒冷2月和纽约6月各报告一例[1];纽约的这例感染是美国近十年来的首例。不过,对这三个地区的污水采样显示,这种病毒的传播范围比这更广。

脊髓灰质炎在它感染的200个易感个体中会导致不到1人出现不可逆的瘫痪,因此,这些报告的瘫痪病例说明当地还有许多人也被感染了,美国埃默里大学传染病研究员Walter Orenstein说,“这些病例只是冰山一角。真实情况令人担忧。

《自然》就该病毒的传染规模以及应该如何遏制采访了多位研究人员。

为何会出现这些感染?

野生脊髓灰质炎病毒只在两个国家有传播——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这些地方今年截至6月共报告9例感染。

但脊髓灰质炎疫苗衍生病毒偶尔也会在其他地方出现,尤其是非洲和亚洲。这类病例来自一款广泛使用的口服疫苗,这种疫苗含有减毒的活病毒,这种病毒有时候会突变为一种能感染神经系统的危险变体。

美国和英国都没有使用这种疫苗,而是使用了一款含有灭活病毒的注射疫苗。这种疫苗能防止病毒感染神经系统,但在减少病毒脱落和阻断传播方面不如口服疫苗来得有效,美国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微生物学家Raul Andino-Pavlovsky说。

英国、以色列和美国的脊髓灰质炎疫苗接种率都很高,这意味着大部分儿童可以避免这种病毒最严重的影响(美国5到6岁儿童约有94%的都接种了疫苗)。但未接种疫苗的人群很容易感染这种疾病。

Orenstein说:“这个病毒十分善于发现那些没打疫苗的人。” 世卫组织(WHO)全球根除脊髓灰质炎行动小组(Global Polio Eradication Initiative)的发言人Oliver Rosenbauer说,1990年代,脊髓灰质炎病毒在荷兰暴发,并在一个疫苗接种率相对较低的社区形成了传播链,虽然荷兰国内的整体疫苗覆盖率超过了90%。那次疫情导致2人死亡,59人瘫痪,距离荷兰上一个脊髓灰质炎流行病例已有14年。

脊髓灰质炎病毒在首次发现地以外的地区开始传播了吗?

针对脊髓灰质炎的污水监测在富裕国家并不多见,英国只对伦敦和格拉斯哥的污水开展针对脊髓灰质炎的定期监测。而纽约从7月官方得到脊髓灰质炎相关瘫痪病例报告后才开始检测污水。

因此,目前还不清楚这种病毒的传播范围有多广。但我们有理由相信它还没有彻底传开:伦敦自2月以来一直在监测污水中的脊髓灰质炎病毒,这种病毒似乎只集中在伦敦的北部和东部,目前也没有脊髓灰质炎相关瘫痪病例的报告。“病毒好像只局限于特定地区——即使在伦敦城内也没有传开。”帝国理工学院的传染病流行病学家Nicholas Grassly说道。

在纽约州,脊髓灰质炎病毒已经在纽约市以外的两个县被检测到,这种地理传播模式“令人深感担忧”,Orenstein说,“这说明传播程度已经比较厉害了。

美国疾控中心(CDC)将在与这些瘫痪病例有关的疫苗覆盖率偏低的社区优先开展脊髓灰质炎污水监测。“检测污水样本中的脊髓灰质炎病毒需要消耗很大的人力物力,”美国CDC一名发言人告诉《自然》,但用于新冠病毒(SARS-CoV-2)的监测系统能提供这方面的帮助。

这次的疫情能控制住吗?

美国、以色列和英国正在加大疫苗接种力度,这应该能填补因新冠疫情出现的空白。其中,英国计划让伦敦所有1至9岁儿童都接种疫苗。

这一措施应该能将病毒消灭在萌芽状态,Grassly说。但伦敦和纽约计划接种注射疫苗,所以并无法阻断病毒的传播。

他说,如果在6个月左右的时间里,污水检测依然显示脊髓灰质炎病毒在持续传播,到时候可能要尝试其他选项。比如,世卫组织曾在2020年列出一款可紧急使用的脊髓灰质炎口服疫苗。

这种疫苗含有脊髓灰质炎减毒病毒。但研究人员根据对该病毒基因组的了解——包括参与复制该病毒基因组的一个易出错的酶会如何导致遗传改变——设计了一系列突变,这些突变能让这种病毒无法重新获得感染神经系统的能力。参与设计这款疫苗的Andino-Pavlovsky说:“就好比把病毒放进了一个演化笼子。

这款疫苗尚未经过大规模人群测试,也没有得到英国或美国当局的批准。但已经有1亿多人接种过,Andino-Pavlovsky说,目前没有出现脊髓灰质炎疫苗衍生病毒的迹象。

其他地方的脊髓灰质炎疫情现状如何?

富裕国家的病毒暴发总是备受关注,Rosenbauer说,“但在过去20年里,发展中国家出现过多次非常严重的疫情。”

Rosenbauer说,虽然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但有积极的迹象显示,消除脊髓灰质炎的斗争正在取得进展。他说,也门和非洲一些国家的疫情虽然仍未消灭,但范围正在缩小

在有武装冲突的地区,比如阿富汗和也门的一些地区,疫苗接种很难开展。他说:“我们需要政治意愿来制定一项计划,让有挑战性地区的所有儿童都能打到疫苗,否则这种疾病会卷土重来。”

参考文献:

1. Link-Gelles, R. et al. Morb. Mortal. Wkly Rep. 71, 1065–1068 (2022).

原文以Spate of polio outbreaks worldwide puts scientists on alert为标题发表在2022年8月22日《自然》的NEWS EXPLAINER版块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ature Portfolio (ID:nature-portfolio),作者:Heidi Ledford

-

本文作者:-

英雄所见略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