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雅二院医生风波:同行眼中的刘翔峰

湘雅二院医生风波:同行眼中的刘翔峰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蓝观 (ID:mic-sh366),作者:郑洁、西早,编辑:王晨,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8月16日,一系列关于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创伤中心副主任医师刘翔峰的爆料,在知乎上火了起来。这名48岁的医生,在传言中以骇人听闻的“诱导病人做手术、不合规的化疗、大量卖药卖耗材”的细致到具体病案的内容“红”了起来。

关于他的爆料,不仅网友觉得匪夷所思,整个湖南医院系统的人也觉得不可思议。在湘雅二院,几位和刘翔峰共事过的几个外科医生透露,刘翔峰并不是一个很好打交道的人,但他们同时也强调,网上的信息,有所夸大。

而上述和他打过交道的医生们同时也透露,多年以来,刘翔峰在院内的同事口中风评一般:“胆大、擅长搞关系”。除了火爆的网帖中,刘翔峰有诱导病人过度治疗的可能外,他也得罪过自己科室和其它科室的医生。

他的同事透露:半夜,其它科室的医生常常会被他叫起来去一些“正在睡觉的肿瘤病人”会诊,一些医生认为不需要马上做手术的病人,刘一般会不顾其他医生意见,力主手术。在过去的数年,他的同科室、同院的同事,向院领导交了许多关于刘翔峰的举报材料,但这些材料,都像泥牛入海,毫无回音。

相反,刘翔峰却一路升迁,从普外的一个普通医生,一路升到湖南省创伤急救中心副主任。这给部分同事们一个感觉:他后台强大,撼动不了。

另一方面,在被创收压力笼罩的医院下,刘翔峰的行事方式,在一定程度上能得到相关负责人的“赏识”。

一位前几年离开湘雅二院的医生,8月16日看到网上的举报帖子,回忆起了之前和刘翔峰共事的情形,信手写了一个短贴。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帖子的点击量高达百万。

“当年举报他没有回音,大家会集体沉默,但一旦有人爆料,这些沉默会以火山的形势爆发——每个曾经举报或者对他有意见的人都会出来匿名写几句。”上述人士解释。

这一次,湘雅二院不再沉默。

爆料贴发酵两天后,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发布情况说明称:初步调查发现,刘翔峰在医疗过程中存在不规范行为。经医院研究,决定免去刘翔峰湖南省创伤急救中心副主任职务,停止其处方权及手术权限。

一位湘雅附二的医生透露,“刘翔峰削去了主任职务,现在是停职调查阶段。因为有些事实医院调查清楚需要时间。”

不过,当打通了刘翔峰的电话之后,对方情绪倒是很平稳:“请你和我们宣传办联系,我们宣传办那里统一回复,谢谢你的关心。”

争议中的刘翔峰

1998年,从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临床医疗系毕业的刘翔峰,前途顺遂且令人艳羡。

他从事肝胆胰腺疾病外科的临床工作,据了解在湖南省人民医院工作一段时间后,进入到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的普外肝胆胰专科——这座始建于1958年的医院,是中南大学的附属医院,素有“南湘雅”美誉。在复旦大学中国医院排行榜中,它的综合实力最佳排名全国第13位。

在湘雅二医院的官网宣传中,刘翔峰医术精湛。2019年8月19号,医师节这一天,他的肝胆外科手术团队采取腹腔镜微创技术完成了四台高难度的手术,其中包括肝、胆、胰和一台高难度的腹膜后肿块切除术。

潇湘晨报在2019年的一篇关于《八旬老太腹部巨大肿瘤像“孕妇”,专家团队妙手取出》的报道中,描述了“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普外肝胆胰专科二病区内,80 岁皮奶奶紧紧握住刘翔峰副教授的手再三感谢。”这位80岁高龄、被诊断为腹腔复发性粘液囊腺瘤、腹部肿瘤转移合并高血压及冠心病的患者,经过2小时的微创手术后,腹腔内肿瘤及20余斤血性腹水被精准清除。

但在一些知情人眼中,刘翔峰与外界的宣传相差甚远。“专心走‘上层路线’。自认为跟对了人,有后台。”

据多位人士透露,刘翔峰曾经是湖南省人民医院原院长屈全福的女婿。

据媒体公开报道,2005年11月28日,因为涉嫌犯受贿罪,屈全福被刑事拘留。在担任省人民医院院长期间,屈全福在工程发包、医院使用氯化钠注射液、食堂发包、物业发包、购买医疗仪器、干部任用等方面,利用职务便利,受贿人民币超过百万。

据传,在屈全福落马之后,刘翔峰选择了断腕——迅速离婚,与屈家分割界线。

网帖爆料是否属实:有夸张,但反映了一些问题

“前几天我看到群里有人转一条帖子,说刘医生(刘翔峰)火了,我才发现这么多人突然声讨他。”一位知情人士透露,他并不清楚这次为何刘翔峰突然出事是医院先纠查还是外部爆料导致,但刘翔峰多年来在湘雅二院确实有人议论,“此前有人说只要刘翔峰出事情,一定会火遍全国。”

胆大、话术高明、懂得搞关系。在对刘翔峰的评价中,这是在湘雅系统的部分同事们重复最多的几个关键点。

刘翔峰曾在湖南省人民医院任职,后来才考到湘雅二院。据曾同在湘雅系统内的人士透露,在到湘雅二院后,刘翔峰先在刘翔峰在普外肝胆胰专科任职,在普外肝胆胰专科时,刘翔峰与科室内同事处得不太好,网传刘翔峰入党时被“全员反对”,这里“全员反对”指的就是普外肝胆胰专科。

“他确实存在一些人际关系上的问题,网上有张图是实习医生在医院系统内大骂刘翔峰,这张图也是真的。”刘翔峰在湘雅二院任职时经常胁迫层级较低的医生为其效力,某下级县医院的医生来刘翔峰所在科室进修,这位县医院的医生“技术不错,人又老实”,过了委培期后,刘翔峰依然叫他大半夜来做手术,“这件事很多人都知道,出格的地方不仅是刘翔峰剥削劳动力,更在于这位医生在湘雅二院很可能没有手术资质。”

大概十几年前,刘翔峰还是“小医生”的时候就有“偷开药”的名声,一位曾共事的同事曾亲眼目睹。

有一天清晨6点,刘翔峰赶在主任医师查房前跟患者推销药品,跟患者推心置腹,“说我为你考虑,这个药比其他医生推荐的那些好”,而一般来说,患者搞不清楚医生之间的关系,并不会向上级医生反映。此外,刘翔峰还会“忽悠“患者说某种药医院里贵,向患者介绍他熟识的渠道买药,“但这种属于小打小闹。”

在普外肝胆胰专科呆的不愉快的刘翔峰,遇到了一个在他行医生涯中的好机会,湘雅二院开始加大创伤急救和ICU的建设,刘翔峰恰好搭上这股东风。

进入急诊科后,刘翔峰参与负责急诊外科病房,据一位湘雅系统人士回忆,当时刘翔峰上面还有一位教授坐镇,后来教授调去了其他医院,刘翔峰一人负责整个病房,随着手中空间越来越多,早年间只是让病人多开一点药的刘翔峰胆子也越来越大,其中一个表现是,他开始把恶性肿瘤手术收在急诊科,这在违背常规医疗规则的同时,也触碰了其他科室的界限。

“恶性肿瘤手术是限期手术,不是择期手术,也不是急诊手术。”以上知情人士表示,急诊科多以急腹症和外伤等急性病为主,刘翔峰利用科室之间职责的模糊地带,大肆收治肿瘤病人。

一般来说大三甲医院都有肿瘤科,在全国范围内很少有把恶性肿瘤患者收入收治到急诊科做手术的例子,“他把恶性肿瘤患者放到自己病房给人家上化疗是不负责任的,化疗方案应该由肿瘤科来制定。”

上述人士透露,夜间大会诊,往往集合麻醉科、心内科、神经内科多个科室。

一般主任拿到奖金后,会给下属和其它科室的人分一些。而刘翔峰是“所有的东西都是他自己拿的,他不会给别人一分钱。”

而对待手下,刘翔峰也并不那么“友好”。据一位曾经在他手下实习过的医生回忆了一件小事,有一次,老主任让刘翔峰去整理一批病例。他把活转交给了实习生。正巧碰到下午的全科大查房,结果实习生一个都没到。老主任是个非常严厉的人,到科里抓着实习生骂了半个钟头,但刘翔峰站在边上,镇定自若,没有出来帮忙解释一句。

关于网上盛传的几个关于刘翔峰的案例,这位知情人士表示,不能证明案例的细节全部是真的,医患纠纷归责仍有需要商榷和调查的地方。但这些案例也并非都是空穴来风。

一则网上的帖子中描述,刘翔峰在手术后发现患者并无“结石“,为向患者家属交代,他拿了其他医生在另一台手术中取出的患者结石冒充。以上知情人士表示,刘翔峰确有去其他医生手术台上“拿东西”的习惯,而且并不会说明理由,但在当时并未看到刘翔峰拿这些“东西”去糊弄患者家属。

另一则网上的手术病例图片,则被当成刘翔峰贪财妄为的另一证明。

在图片中,术前诊断为甲状腺结节,术后诊断为左侧甲状腺癌,实施手术中有置入“右侧甲状腺碘125粒子”,在手术经过中,写明碘125粒子是患者家属“要求置入”,一位对湘雅系统知情人士表示,未参与以上手术,但仅从手术病例来看,以上治疗方法值得讨论,“碘125粒子非常贵,20多颗就要十几二十万;此外甲状腺癌一般常规方案治疗的预后很好,而碘125粒子具有放射性,多个肿瘤治疗指南中并未推荐这种方式作为一线治疗方案。”

以上人士表示匪夷所思,而且对于家属要求提出质疑,他表示,听说刘翔峰的手术中经常会有和家属谈话,“他手术病例方案都是写家属同意或者要求的”,但碘125粒子并不是大众熟知的治疗手段,家属为何要主动“要求置入”呢?

能确定的是,刘翔峰的临床治疗方案确实在同行中存在争议性。2019年前后,刘翔峰曾被停职调查,但后来又回到科室继续工作,这几年多位人士曾经匿名举报刘翔峰均无果,其中一个原因就是难以找到确切的证据。由于医疗技术的高门槛、手术过程难还原、患者情况瞬息万变等因素,医疗纠纷要去评判定责极其不容易。

“吃回扣、骗医保这些事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在一些医生那里存在,但是利己是前提是不损人”。

以上知情人士表示,“不损人”在这里的意思是,由于从上到下的一些结构性的原因,医生群体也会有一些灰色的地带,但是大家有一个底线——不能拿患者的健康、乃至生命开玩笑,“如果在调查中,证实刘翔峰迈过了这道底线,那应该是过界了。”

事件会走向何方?

关于刘翔峰的帖子在网上广泛传播,舆论一片哗然。

湘雅二附的一名内科医生看到这些消息之后,“感觉非常震惊。”在他看来,医疗的问题,本身比较复杂。在信息非常不对称的情况下,在医疗缺乏监管的情况下,医生可能存在过度医疗的情况。“但像描述的这样骇人听闻,我也是第一次听说,比起大多数有基本医德的医生,这绝非行业里的常规现象。

“刘翔峰的事件发酵之后,即使调查结果还未出来,对医生和患者的影响都不小。内科的住院患者,对医生的态度都非常差,认为医生在‘谋财害命’。”这位医生有些难过。

据另一位附二的医生透露,“医院现在只是要求,让我们引以为戒,做好自己。”

在湘雅系统内部,还是传出了湘雅二院迎来整顿的这一风声。

在另一家湘雅系统医院医生看来,湘雅二院在管理上不够细致,如果刘翔峰调查有问题,医院早需要进行一些整顿。

据他回忆,“20年前湘雅系统的同学聚会,二医院的医生普遍收入较高,都要打50块的麻将,我们医院的还在打10块的。我们医院天天喊不能加床,要医疗安全。但二院的做法显然在那个时代更加激进一些。”

一位曾在湘雅二院供职的医生表示,这几年湘雅二院医院比较强调效益,强调“翻床率”,高歌猛进,引入了很多新技术,但是对医生的监管环节并未跟上,而且医疗过程本身就难追溯、难监管,种种原因之下,才造成刘翔峰这种例子,“导向是偏向经济效益的,这两年湘雅二院走的医生不少。”

有湘雅二附的医生认为,医疗的很多事情,越透明其实是越好的。透明的话,短期之内会有阵痛,但长期来看,对于医患关系、医疗环境,并非坏事。

不管刘翔峰的最终调查结果是否属实,医院系统手术和非手术、用药和耗材,需要更加透明、有序、可监管。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深蓝观 (ID:mic-sh366),作者:郑洁、西早

-

本文作者:-

英雄所见略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深色 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