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那么容易“破防”?

为什么我们那么容易“破防”?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extquestion (ID:gh_2414d982daee),作者:Aaron,编辑:EY,头图来自:视觉中国

试想一下:当你打开手机和电脑的时候,如果充斥着满屏的咒骂,你是否会在不断地谩骂中一瞬间破防?当你不停地被人施加以各种恶毒的诅咒,你是否也会在某一刻想放弃自己的生命?为什么大范围的语言和精神攻击会使人进入到一种混乱、疯狂的状态?

1950年,心理学家威廉·麦奎尔(William McGuire)提出了“接种理论”——在疫苗接种的过程中就发现:当我们接种较弱版本的危险病原体之后,在遇到相同病原体的更强版本的时候就会产生更强的免疫反应,这在心理学中也同样适用,即我们接触到一种弱化形式的有说服力的观点时,就会对同一版本更激烈的论点产生更强的抵制。麦奎尔经过一系列的心理实验证实了这一理论,这也成为论证大脑具有精神免疫的首个确凿的证据。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人们开始留意到精神世界也是具有免疫力的,这种力量我们称之为“心理免疫力”。心理免疫力假设大脑具有过滤信息的基础设置,就像自然免疫系统一样,当它正常工作的时候,可以过滤掉诸如错误的、具有误导性和功能失调的坏的信息,并让准确的、有用的信息进入到我们的思想中。

一、心理免疫力有什么用?

在进化的过程中,不论是对于人类还是其他动物来说,接收到一个错误的信息,产生错误的判断带来的后果可能是致命的——试想一下,在茂密的原始森林中,一个原始人正在小心翼翼地前行,这时候他看到前面有个果林,顿时放下心来,因为有个同伴告诉他果林很安全,但是很不幸的是,这次果林里面栖息着一条大蛇,这个可怜的原始人很可能就此殒命。

因此,我们的大脑必须学会避免被错误的信息误导,因此在进化的历史中,大脑也留下了很多成熟的机制来对抗错误的信息。

二、思想如何帮助我们生存?

在接受了错误的信息就可能死亡的进化过程中,大脑的免疫力开始不断去除错误的信息并保留下有用的信息,而这些有用的信息会不断塑造我们的行为模式,在古典行为学中,包括固定动作模式(FAP)、模态动作模式(MAP)、印记、行为和感觉多态性、早熟和嗜睡等机制都是大脑在进化过程中用以对抗错误信息的机制。

▷图片来源:storyset Brain chemistry concept illustration

固定动作模式(FAP)/模态动作模式(MAP)

1973年摘得诺贝尔奖的康拉德·劳伦兹(Konrad Lorenz)和尼古拉斯·廷贝亨(Niko Tinbergen)提出了固定动作模式的猜想。固定动作模式是一种先天的、高度不变的基于遗传的一种模式,可以帮助不同的生物体在环境中进行导航、并检测必要的资源以及感知危险和同他人进行互动等。在不同的物种中,各种警告性的声音、颜色被认为可以引发特定的行为,从而指导生物进行不同的动作,比如乞食、躲避等,这些行为由大脑中的先天释放机制(IRM)控制。

在随后的研究中,行为学家乔治·巴洛(George Barlow)引入了“模态行动模式”的概念,即固定动作模式并不是完全不变的,在一些引导下也会做出改变,比如在人类的引导下狗和其他动物进行玩耍——这种玩耍的目的是出于娱乐,而不是要求它们打架或者吃掉另一条狗。这就表明,固定行为模式也具有可变性。

印记

印记由劳伦兹提出,简单来说就是新生的、幼小的动物会迅速学习并通过多种感觉来记住自己遇到的第一个动物或个人。关于印记广为人知的是小鸭子——在《猫和老鼠》中就出现刚出生的小鸭子认猫为父母的场景。实际上,在自然界中,新生儿或者幼儿面对的第一个生物往往是自己的母亲或者其他的家庭人员,因此印记可以帮助新生儿进行物种识别并帮助其生存。

▷图片来源:freepik Flat mother duck and ducklings with yellow background

早熟和迟钝

当然除了上面的例子之外,还有两个典型的就是早熟和迟钝。早熟指的是动物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相对成熟的状态,比如一些鸟类在出生时候眼睛就可以睁开,并可以走路或者跑步;再比如羊羔落地之后一段时间就可以走路等,这些动物就属于早熟动物范畴。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迟钝,比如人类的婴儿在出生的时候往往需要父母或者其他的家庭成员照顾,直到这些婴儿逐渐发育成长并可以自己照顾自己。而除了生理成长之外,人类从幼年到成年其心理免疫力也在不断成长,在这个过程中会逐渐完善并建立起强大的心理免疫力,从而免疫错误信息。

三、心理免疫力为何“破防”?

戈登·彭尼库克(Gordon Pennycook)领导的研究小组发现,当人们拥有“元信念”,即对于某些理论或者事物有着坚定信念时,就不容易被极端主义意识形态、阴谋论等思想印象——也就是说一个人的信念越强大,往往就越不容易“破防”。

除了和信念有关,心理免疫力的构建也有迹可循。根据“接种理论”,如果我们可以在坏消息来临前接受到更多的好消息,可以使大脑抵抗后来的坏消息;如果我们已经建立了足够的信息壁垒,那么一些反智的、不科学的知识就无法入侵我们的大脑。

▷图片来源:dima_sidelnikov

然而随着多媒体和新媒体时代的到来,我们可以获取的信息量以及无意识进入到大脑的信息已经远远超过了以前的时代。相对于平和的新闻,带有强烈的比如愤怒、悲伤等情绪的文章和内容更容易获得传播,而一些良好的、和善的信息往往被淹没,这就使得很多人看到的世界本身就充满了灰色的色彩;而当一些更极端的负面消息集中冲击到个人的时候,在没有坚定的信念支持下,个人的心理免疫力往往无法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并最终被带入疯狂和混乱的深渊,甚至于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下选择死亡。

实际上,近几十年来,心理免疫力或者说精神的免疫系统往往被忽视和滥用,使得人类在社交媒体中承担了非同寻常的压力,人类过滤错误信息的能力在这种爆炸式的信息面前已经受到了损害;另外,也有很多信息通过寻找人类心理免疫力的漏洞进行传播,这不仅使心理免疫受到损害,同时还可能使大脑的精神免疫去拥抱和接受错误的不良信息,并取代积极的好的信息,这无疑会对个人产生相当大的负面影响。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当狄更斯在出版的《双城记》写下这句话时,或许并不会想到这句话会拥有着如此巨大的穿透时代的力量。然而不论是在哪个时代,对于我们个人而言,都需要找到自己的信念,这样才能不被纷乱复杂的信息淹没,不被污言秽语的浪潮击穿,才能在最坏的时代里看到最好的时代,乘自己的精神小船远航。

参考文献

[1] Mental Immunity: How and Why Animals Filter Misinformation.

[2] The Surprisingly Deep Roots of Mental Immunity Research.

[3] Bekoff, Marc. Ethology Hasn't Been Blown: Animals Need All Help Possible.

[4] Dogs at Play: Feeling Safe, Having Fun, and Playing Fair.

[5] When Dogs Play, They Follow the Golden Rules of Fairness.

[6] Social Communication in Canids: Evidence for the Evolution of a Stereotyped Mammalian Display. Science, 197, 1097-1099, 1977.

[7] Play Signals as Punctuation: The Structure of Social Play in Canids. Behaviour, 132, 419-429, 1995.

[8] Brown Grier, J. et al. Prenatal Auditory Imprinting in Chickens. Science, 155, 1692-1693, 1967.

[9] Faye, Kathy. Lessons from bird brains.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2011.

[10] Hailman, Jack. How an instinct is learned. Scientific American, 221, 98–106, 1969.

[11] Klopfer, Peter and Gilbert Gottlieb. Imprinting and behavioral polymorphism: Auditory and visual imprinting in domestic ducks (Anas platyrhynchos) and the involvement of the critical period. Journal of comparative and Physiological Psychology, 55, 126-130, 1962.

[12] Jacob, Jacquie. PRECOCIAL AND ALTRICIAL BIRDS.

[13] McCable, Brian J. Visual Imprinting in Birds: Behavior, Models, and Neural Mechanisms. Frontiers in Physiology, 2019.

[14] Monteiro, T. Imprinting on time-structured acoustic stimuli in ducklings. Biology Letters, The Royal Society, 2019.

[15] Ronacher, Bernhard. Innate releasing mechanisms and fixed action patterns: basic ethological concepts as drivers for neuroethological studies on acoustic communication in Orthoptera. Journal of Comparative Physiology, 205, 2019.

[16] Gordon Pennycook & James Allan Cheyne & Derek J. Koehler & Jonathan A. Fugelsang, 2020. "On the belief that beliefs should change according to evidence: Implications for conspiratorial, moral, paranormal, political, religious, and science beliefs," Judgment and Decision Making, Society for Judgment and Decision Making, vol. 15(4), pages 476-498, July.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nextquestion (ID:gh_2414d982daee),作者:Aaron,编辑:EY

-

本文作者:-

英雄所见略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深色 浅色